吳華專欄:47年揮灑烈愛,Frida Kahlo

如果說由藝術取材作為一種致敬,Frida Kahlo可說是「被致敬」排行榜上的常駐女神,從Alberta Ferretti、Missoni以及Valentino,都曾將她奉為繆思。為何Frida Kahlo具有如此的魔力,能使不同時代的設計師們都一一臣服?

熱門相關文章

身為別人的女兒、情人與妻子,一個女人一輩子能遇到的生命之痛,Frida Kahlo大概都嚐過。她自小是跛子、18歲的車禍導致脆弱的身體無法生育、丈夫婚後跟自己的妹妹有染…種種不尋常的經歷,磨練了Frida Kahlo的的精神與意志,也成就了她獨特、關於自己的藝術創作,這在當時墨西哥的共產主義以及為政治服務的創作氛圍中,顯得一枝獨秀。她生於1907年,病故於1954年。在短短的47年人生中,後人不論有機會讀她的日記還是欣賞她的畫作,彷彿是在經歷一齣曾經發生在墨西哥的悲劇。殘忍,卻很激勵人心。

Frida Kahlo以及畫作《A Few Small Nips》
Advertisement - Continue Reading Below

意外開出藝術之花

20世紀初的墨西哥跟其他地方類似,社會上男女不平等,但是女權正在萌芽。她的父親是德裔猶太攝影師,母親是墨西哥的原住民。父親從小教Frida Kahlo學習版畫和攝影,給了她很多美感的啟蒙。Frida Kahlo少女時期在墨西哥市國立預備學校(National Preparatory School)受教育,畢業後打算學醫。但是因為18歲的一場車禍,讓她脊椎裂成三段,頸椎碎裂,右腿骨折,一根金屬扶手穿進她的腹部和陰部。這起事故改變了她的一生。

熱門相關文章

在療養的她開始畫畫。1926年,她畫了第一張肖像畫《Self Portrait in a Velvet Dress》。這時候,我們已經可以看到墨西哥人經典的一字眉以及嘴唇上的鬚毛。Frida Kahlo在21歲時認識了墨西哥大名鼎鼎的畫家Diego Rivera,Diego Rivera認為她有絕對的創作天份,這份肯定,強化了她繼續畫下去的決心。Diego Rivera開始跟Frida Kahlo約會,他也發現兩人都有支持共產主義的政治理念,Diego Rivera於是將Frida Kahlo畫進了公共教育部委託的壁畫《Ballad of the Revolution》。她身穿黑裙紅衣,還戴了一個象徵加入墨西哥共產黨的紅色五芒星。一年後,兩人結婚,Frida Kahlo成為Diego Rivera的第三任妻子。男方42歲,重300磅(約136公斤);女方22歲,98磅(約45公斤),兩人論年紀與身材,相當不協調。Frida Kahlo的父親沒有反對這樁婚事,因為男方的財力可以幫助女兒重傷後的復健醫療。

與丈夫Diego Rivera合影

Frida Kahlo幾乎是自學成才的藝術家,她的畫面樸拙且真實,有墨西哥民間藝術的風格,並以鮮明的色彩,象徵式的圖像與自畫像著稱。她一輩子的143 張畫當中,55張是自畫像,裡面的Frida Kahlo,經常是血淋淋的、被破碎的肢體環繞。她曾經說:「我經常畫自己,因為我總是孤單一人,而且自己是主角所以再熟悉不過。」由於Diego Rivera的花心,讓Frida Kahlo愛得很痛苦,他倆一度在1939年正式離婚(又於1940年復婚)。然而Diego Rivera的藝術名氣,確實讓Frida Kahlo很容易認識國外藝術圈的重要人士而迅速嶄露頭角,得到同時代女性藝術家夢想的展出機會 。

作畫中的Frida Kahlo

將生命力封印在畫布上

當超現實主義發起人Breaton在1938年造訪墨西哥時,看到Frida Kahlo正在畫的《What The Water Gave Me》,牽起了她跟超現實主義的緣分,Breaton邀請她參加來年在巴黎的群展「墨西哥 Mexique」。該展的其中一件自畫像《The Frame》被法國羅浮宮收藏,這亦是這座權威博物館收藏的第一件20世紀墨西哥藝術品。在Frida Kahlo年僅33歲之際,她的畫作《The Two Fridas》就被選進紐約現代藝術博物館MoMA的「20世紀墨西哥藝術」中展示。1943年,她的作品被著名藝術贊助人Peggy Guggenheim挑中,在紐約的「31位女性藝術 Art of 31 Women」展出。46歲時,她終於在墨西哥「當代藝廊 Galeria de Arte Contemporaneo」舉辦第一次個展。那時候她的健康情況惡化,醫生強烈告誡不可以下床走動,更別參加個展。結果,性格執拗的Frida Kahlo就躺在床上,讓人抬著去參加自己的開幕式。

Frida Kahlo去世後受無數百姓弔唁,受藝術界尊崇的情況超越了她的丈夫。她的作品在墨西哥被認為是國家傳統文化與尊嚴的代表;女性主義者亦愛戴她對生命的熱愛以及對女性切身苦難的深刻描繪。她在47年的光陰裡,用畫筆向世人揭露了內心,就算是不懂藝術的人看了都會引發同情心,這是Frida Kahlo藝術的力量,也是為什麼她的生命至今,還讓我們如此耳熟能詳。

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

吳華

多姆斯收藏共同創辦人,出身台北,旅居上海。活躍於國際當代藝術界,關注並以行動支持各種新銳藝術項目。

The opinions expressed in this article are the author's own and do not necessarily reflect those of Hearst Magazines

分享留言

Read Next:
藝術漫談
分享
身體力行的時光哲思,藝術家謝德慶前進威尼斯雙年展
果敢使體魄作為最直觀的敘事載具,行為藝術家謝德慶不被動等歲月在身上留下痕跡,而是主動挑戰時間洪流的沖刷力。他藉由定點、定時而長期的影像紀錄,拍下流動光陰中,越是掙扎,就越發堅毅的人類韌性。
藝術漫談
分享
當藝術大師David Hockney繪上西敏寺「女王之窗」
當擁有千年歷史的西敏寺「女王之窗」碰上David Hockney會有什麼樣的火花呢?曾對皇室說「不」的他,這次點頭答應合作!
藝術漫談
分享
漫步在夢與真實的邊界,羅斐菁軟雕塑個展《Hello: Goodbye》
十年前,在東區的一場市集裡,藝術家用三隻小兔喚起設計師陳季敏最純粹的兒時記憶;十年後,她在JAMEI CHEN Soft搭起軟雕塑個展,用當年感動設計師的溫柔、歷來磨出的精緻手工與獨具風格的夢境創作,感動我們。
藝術漫談
分享
潘朵拉盒裡的奇譎幽默!西班牙畫家Joan Cornellà
那些總想說出口,又怕一語道破就太醜陋的議題,就讓西班牙畫家Joan Cornellà畫在粉調漫畫中,看他如何幽默地挑逗當代每一條道德神經。
藝術漫談
分享
亞洲文藝匯流:ART KAOHSIUNG 2016
凝視塔燈在海面粼粼脈動,任耳邊迴盪著大船入港的鳴笛,第四屆高雄藝術博覽會,12月登場。
藝術漫談
分享
女人非弱者,攝影師Louise Dahl-Wolfe的鏡頭語言
身為女性攝影師的先驅之一,Louise...
藝術漫談
分享
穿透沉默:阿拉伯藝術家Hayv Kahraman
畫布上深刻的劃痕,女性輪廓哀傷凝視的臉孔,阿拉伯藝術家Hayv Kahraman的作品,敘述著戰爭流離的苦痛。運用阿拉伯女性作為被凝視的客體,她要世界看到,沉默背後最深沉而憂傷的力量。
藝術漫談
分享
拜訪Matisse和Picasso的知音,《Sergei Shchukin個人收藏展》
比起大收藏家Shchukin有限的生命,他收藏的藝術品為他延續亙久的足跡。此刻他的珍藏將前往巴黎Louis Vuitton基金會,和喜愛印象或立體畫派的你,一起穿越一世紀歷史煙雲,看平衡色調內的轟動。
藝術漫談
分享
藝術與時尚的華麗破格,《GUCCI 4 ROOMS》登場東京
Alessandro Michele出任Gucci藝術總監以來,相信品牌的怪誕與華麗,已在伸展台攫走你無數目光。但Gucci的破格演繹還沒完,此刻Michele走入亞洲,與藝術家跨文化打造虛擬實境展廳。
藝術漫談
分享
BAZAAR的甜姐兒 Audrey Hepburn
從影壇、時尚圈到全世界,幾乎沒有人不為Audrey Hepburn著迷,她的一顰一笑與良善美好,彷彿已是一種公共資產。但為什麼BAZAAR能說她是「我們的」呢?1957年她不顧經紀人反對而堅持演出的《甜姐兒》,劇本設定靈感就是來自於BAZAA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