吳華專欄:47年揮灑烈愛,Frida Kahlo

如果說由藝術取材作為一種致敬,Frida Kahlo可說是「被致敬」排行榜上的常駐女神,從Alberta Ferretti、Missoni以及Valentino,都曾將她奉為繆思。為何Frida Kahlo具有如此的魔力,能使不同時代的設計師們都一一臣服?

熱門相關文章

身為別人的女兒、情人與妻子,一個女人一輩子能遇到的生命之痛,Frida Kahlo大概都嚐過。她自小是跛子、18歲的車禍導致脆弱的身體無法生育、丈夫婚後跟自己的妹妹有染…種種不尋常的經歷,磨練了Frida Kahlo的的精神與意志,也成就了她獨特、關於自己的藝術創作,這在當時墨西哥的共產主義以及為政治服務的創作氛圍中,顯得一枝獨秀。她生於1907年,病故於1954年。在短短的47年人生中,後人不論有機會讀她的日記還是欣賞她的畫作,彷彿是在經歷一齣曾經發生在墨西哥的悲劇。殘忍,卻很激勵人心。

Frida Kahlo以及畫作《A Few Small Nips》
Advertisement - Continue Reading Below

意外開出藝術之花

20世紀初的墨西哥跟其他地方類似,社會上男女不平等,但是女權正在萌芽。她的父親是德裔猶太攝影師,母親是墨西哥的原住民。父親從小教Frida Kahlo學習版畫和攝影,給了她很多美感的啟蒙。Frida Kahlo少女時期在墨西哥市國立預備學校(National Preparatory School)受教育,畢業後打算學醫。但是因為18歲的一場車禍,讓她脊椎裂成三段,頸椎碎裂,右腿骨折,一根金屬扶手穿進她的腹部和陰部。這起事故改變了她的一生。

熱門相關文章

在療養的她開始畫畫。1926年,她畫了第一張肖像畫《Self Portrait in a Velvet Dress》。這時候,我們已經可以看到墨西哥人經典的一字眉以及嘴唇上的鬚毛。Frida Kahlo在21歲時認識了墨西哥大名鼎鼎的畫家Diego Rivera,Diego Rivera認為她有絕對的創作天份,這份肯定,強化了她繼續畫下去的決心。Diego Rivera開始跟Frida Kahlo約會,他也發現兩人都有支持共產主義的政治理念,Diego Rivera於是將Frida Kahlo畫進了公共教育部委託的壁畫《Ballad of the Revolution》。她身穿黑裙紅衣,還戴了一個象徵加入墨西哥共產黨的紅色五芒星。一年後,兩人結婚,Frida Kahlo成為Diego Rivera的第三任妻子。男方42歲,重300磅(約136公斤);女方22歲,98磅(約45公斤),兩人論年紀與身材,相當不協調。Frida Kahlo的父親沒有反對這樁婚事,因為男方的財力可以幫助女兒重傷後的復健醫療。

與丈夫Diego Rivera合影

Frida Kahlo幾乎是自學成才的藝術家,她的畫面樸拙且真實,有墨西哥民間藝術的風格,並以鮮明的色彩,象徵式的圖像與自畫像著稱。她一輩子的143 張畫當中,55張是自畫像,裡面的Frida Kahlo,經常是血淋淋的、被破碎的肢體環繞。她曾經說:「我經常畫自己,因為我總是孤單一人,而且自己是主角所以再熟悉不過。」由於Diego Rivera的花心,讓Frida Kahlo愛得很痛苦,他倆一度在1939年正式離婚(又於1940年復婚)。然而Diego Rivera的藝術名氣,確實讓Frida Kahlo很容易認識國外藝術圈的重要人士而迅速嶄露頭角,得到同時代女性藝術家夢想的展出機會 。

作畫中的Frida Kahlo

將生命力封印在畫布上

當超現實主義發起人Breaton在1938年造訪墨西哥時,看到Frida Kahlo正在畫的《What The Water Gave Me》,牽起了她跟超現實主義的緣分,Breaton邀請她參加來年在巴黎的群展「墨西哥 Mexique」。該展的其中一件自畫像《The Frame》被法國羅浮宮收藏,這亦是這座權威博物館收藏的第一件20世紀墨西哥藝術品。在Frida Kahlo年僅33歲之際,她的畫作《The Two Fridas》就被選進紐約現代藝術博物館MoMA的「20世紀墨西哥藝術」中展示。1943年,她的作品被著名藝術贊助人Peggy Guggenheim挑中,在紐約的「31位女性藝術 Art of 31 Women」展出。46歲時,她終於在墨西哥「當代藝廊 Galeria de Arte Contemporaneo」舉辦第一次個展。那時候她的健康情況惡化,醫生強烈告誡不可以下床走動,更別參加個展。結果,性格執拗的Frida Kahlo就躺在床上,讓人抬著去參加自己的開幕式。

Frida Kahlo去世後受無數百姓弔唁,受藝術界尊崇的情況超越了她的丈夫。她的作品在墨西哥被認為是國家傳統文化與尊嚴的代表;女性主義者亦愛戴她對生命的熱愛以及對女性切身苦難的深刻描繪。她在47年的光陰裡,用畫筆向世人揭露了內心,就算是不懂藝術的人看了都會引發同情心,這是Frida Kahlo藝術的力量,也是為什麼她的生命至今,還讓我們如此耳熟能詳。

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

吳華

多姆斯收藏共同創辦人,出身台北,旅居上海。活躍於國際當代藝術界,關注並以行動支持各種新銳藝術項目。

分享留言

More from Harper's BAZAAR Taiwan:
藝術漫談
分享
BAZAAR與大師們的交會!藏在時尚雜誌裡的藝術魂
作為「人類史上的第一本時尚雜誌」,BAZAAR自豪的不單只是150年來對流行風貌的推展,更驕傲於歷代編輯對藝術家及文化浪潮的重視與高敏銳度。請與我們探尋藝術大師在BAZAAR揮灑的創意,以及編輯們如何運用當代思維與過往的傑作對話。
藝術漫談
分享
與藝術家Jean-Michel Othoniel一起《陷入愛情的幾何學》
七歲時對Duchamp畫作一見傾心,從此開啟Jean-Michel的藝術幻夢。創作不輟的他,在硫磺與玻璃等物質玩轉間,透露人心若隱若現的情感羈絆,其60件雕塑、10餘件繪畫及上百張草稿,即刻就在南法的塞特港與蒙比利埃與你相見。
藝術漫談
分享
在紙上栽出專屬BAZAAR的時尚花園
不只是藝術家與設計師始終將目光投注於它們身上;歷經150年的時光遞嬗,花朵仍是我們不朽的封面繆思,持續綻放。歡迎走入BAZAAR以時間拓寬、用創意灌溉的花之莊園。
藝術漫談
分享
從《山頭風、海口潮:台灣當代藝術的季風、黑潮》聯展,看見藝術家眼中的台灣
七位藝術家勾勒專屬台灣的特色,一如文豪D.H.Lawrence寫道:「大地上,不同的地方有不同的活力,不同的震盪,不同的化學氣味,不同的星星,不同的特性。你要稱呼它什麼都可以,唯地方精神是一種偉大的實在」。
藝術漫談
分享
吳華專欄:巴塞爾除了藝博會,應該看什麼?
飛一趟巴塞爾看 Art Basel,已然是眾多藝術雅好者在初夏的既定行程。當然,這從五個世紀前就開始看重文化資產並有系統經營藝文產業的城鎮,在Art Basel的主要展場之外,肯定還有其他值得你探索的珍寶。
位在日本的Class畫廊帶來藝術家Kanae Shiiki的油畫作品《NAN-TEN》,Kanae Shiiki的風格奇詭,色調昏灰而異譎,而畫中的人物常眉頭深鎖、眼神曖昧,呈現若有所思的隱喻意味。
藝術漫談
分享
聚焦亞洲現當代藝潮,2017 Art Formosa
集結亞州精銳畫廊,聚焦台北的福爾摩沙國際藝術博覽會,今年將以現當代攝影、版畫、雕塑及錄像藝術登場。期間有充滿新一代藝術家,高端並盛具活力的展場,也有資深跨國藏家的對話沙龍,蓄勢待發開展預備中!
藝術漫談
分享
翱遊於Louis Vuitton百年時尚工藝,《飛行、航行、旅行》特展登場首爾
於天際翱翔,於水上航行,於公路馳騁,於鐵路漫遊,Louis Vuitton先生1854年即以精湛工藝與符合人體工學的獨創設計,奠定其在箱包品牌的旅行大師地位。《飛行、航行、旅行》特展今年來到首爾,不妨此刻就跟著BAZAAR搭上VVV特航,穿梭時空與Louis...
藝術漫談
分享
凝凍時間的永恆之夢 DIOR 70周年回顧展
打開1947年的時光寶盒,輕啟時光倒流的齒輪,在橫跨70個年頭裡,讓三百多套高級訂製禮服,數百份手稿、信件和筆記,串起DIOR承接交替的設計師之夢。
藝術漫談
分享
黝暗混屯中的詩意之光,一代攝影大師展《Minor White:意象》
因著對自然與性的鍾情,以及感知世界的深信不疑,20世紀舉足輕重的攝影家Minor White,將觀景窗化為詩意的火炬,點燃無聲的城市、鄉野荒山與男體線條,讓觀者在真實又抽象的照片中,聽見那些發著光的幻象,訴說著自己的靈魂之音。
藝術漫談
分享
盛裝女人,盛裝智慧!BAZAAR總編輯Carmel Snow的時尚哲理
她最愛的私人造型出自Balenciaga、午餐只喝三杯馬丁尼;她開啟Alexey Brodovitch、Diana Vreeland與Richar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