吳華專欄:47年揮灑烈愛,Frida Kahlo

如果說由藝術取材作為一種致敬,Frida Kahlo可說是「被致敬」排行榜上的常駐女神,從Alberta Ferretti、Missoni以及Valentino,都曾將她奉為繆思。為何Frida Kahlo具有如此的魔力,能使不同時代的設計師們都一一臣服?

熱門相關文章

身為別人的女兒、情人與妻子,一個女人一輩子能遇到的生命之痛,Frida Kahlo大概都嚐過。她自小是跛子、18歲的車禍導致脆弱的身體無法生育、丈夫婚後跟自己的妹妹有染…種種不尋常的經歷,磨練了Frida Kahlo的的精神與意志,也成就了她獨特、關於自己的藝術創作,這在當時墨西哥的共產主義以及為政治服務的創作氛圍中,顯得一枝獨秀。她生於1907年,病故於1954年。在短短的47年人生中,後人不論有機會讀她的日記還是欣賞她的畫作,彷彿是在經歷一齣曾經發生在墨西哥的悲劇。殘忍,卻很激勵人心。

Frida Kahlo以及畫作《A Few Small Nips》
Advertisement - Continue Reading Below

意外開出藝術之花

20世紀初的墨西哥跟其他地方類似,社會上男女不平等,但是女權正在萌芽。她的父親是德裔猶太攝影師,母親是墨西哥的原住民。父親從小教Frida Kahlo學習版畫和攝影,給了她很多美感的啟蒙。Frida Kahlo少女時期在墨西哥市國立預備學校(National Preparatory School)受教育,畢業後打算學醫。但是因為18歲的一場車禍,讓她脊椎裂成三段,頸椎碎裂,右腿骨折,一根金屬扶手穿進她的腹部和陰部。這起事故改變了她的一生。

熱門相關文章

在療養的她開始畫畫。1926年,她畫了第一張肖像畫《Self Portrait in a Velvet Dress》。這時候,我們已經可以看到墨西哥人經典的一字眉以及嘴唇上的鬚毛。Frida Kahlo在21歲時認識了墨西哥大名鼎鼎的畫家Diego Rivera,Diego Rivera認為她有絕對的創作天份,這份肯定,強化了她繼續畫下去的決心。Diego Rivera開始跟Frida Kahlo約會,他也發現兩人都有支持共產主義的政治理念,Diego Rivera於是將Frida Kahlo畫進了公共教育部委託的壁畫《Ballad of the Revolution》。她身穿黑裙紅衣,還戴了一個象徵加入墨西哥共產黨的紅色五芒星。一年後,兩人結婚,Frida Kahlo成為Diego Rivera的第三任妻子。男方42歲,重300磅(約136公斤);女方22歲,98磅(約45公斤),兩人論年紀與身材,相當不協調。Frida Kahlo的父親沒有反對這樁婚事,因為男方的財力可以幫助女兒重傷後的復健醫療。

與丈夫Diego Rivera合影

Frida Kahlo幾乎是自學成才的藝術家,她的畫面樸拙且真實,有墨西哥民間藝術的風格,並以鮮明的色彩,象徵式的圖像與自畫像著稱。她一輩子的143 張畫當中,55張是自畫像,裡面的Frida Kahlo,經常是血淋淋的、被破碎的肢體環繞。她曾經說:「我經常畫自己,因為我總是孤單一人,而且自己是主角所以再熟悉不過。」由於Diego Rivera的花心,讓Frida Kahlo愛得很痛苦,他倆一度在1939年正式離婚(又於1940年復婚)。然而Diego Rivera的藝術名氣,確實讓Frida Kahlo很容易認識國外藝術圈的重要人士而迅速嶄露頭角,得到同時代女性藝術家夢想的展出機會 。

作畫中的Frida Kahlo

將生命力封印在畫布上

當超現實主義發起人Breaton在1938年造訪墨西哥時,看到Frida Kahlo正在畫的《What The Water Gave Me》,牽起了她跟超現實主義的緣分,Breaton邀請她參加來年在巴黎的群展「墨西哥 Mexique」。該展的其中一件自畫像《The Frame》被法國羅浮宮收藏,這亦是這座權威博物館收藏的第一件20世紀墨西哥藝術品。在Frida Kahlo年僅33歲之際,她的畫作《The Two Fridas》就被選進紐約現代藝術博物館MoMA的「20世紀墨西哥藝術」中展示。1943年,她的作品被著名藝術贊助人Peggy Guggenheim挑中,在紐約的「31位女性藝術 Art of 31 Women」展出。46歲時,她終於在墨西哥「當代藝廊 Galeria de Arte Contemporaneo」舉辦第一次個展。那時候她的健康情況惡化,醫生強烈告誡不可以下床走動,更別參加個展。結果,性格執拗的Frida Kahlo就躺在床上,讓人抬著去參加自己的開幕式。

Frida Kahlo去世後受無數百姓弔唁,受藝術界尊崇的情況超越了她的丈夫。她的作品在墨西哥被認為是國家傳統文化與尊嚴的代表;女性主義者亦愛戴她對生命的熱愛以及對女性切身苦難的深刻描繪。她在47年的光陰裡,用畫筆向世人揭露了內心,就算是不懂藝術的人看了都會引發同情心,這是Frida Kahlo藝術的力量,也是為什麼她的生命至今,還讓我們如此耳熟能詳。

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

吳華

多姆斯收藏共同創辦人,出身台北,旅居上海。活躍於國際當代藝術界,關注並以行動支持各種新銳藝術項目。

分享留言

More from Harper's BAZAAR Taiwan:
藝術漫談
分享
荏苒歷史中的邂逅—側記國美館「硬蕊/悍圖」展
既有對前頭的回顧,也有對個別的肯定,暢所欲言的「硬蕊/悍圖」在眾人的見證下,揭露了其獨特性與代表性。
藝術漫談
分享
Benjamin Von Wong對環境的抗議—擱淺在寶特瓶海的人魚
當這片蔚藍大海不再清澈;當人類污染大自然的一切,傳說裡人魚是否為了逃離污染而擱淺在不純淨的沙灘。
藝術漫談
分享
Hermès與你相約奇境漫遊,探訪典雅巴黎的魔幻時刻
巡迴過倫敦、巴黎、杜拜、首爾等重要城市的《Wanderland奇境漫遊展》,將在九月領著你進入法式奇幻異境。
藝術漫談
分享
吳華專欄:在柏林,當然要騎腳踏車逛展覽
當圍牆倒塌後,路旁哨站上的政治口號轉化成藝術作品,冷戰時期的街頭塗鴉成為在地的原生藝術,整個柏林就是藝術家們揮灑創意的無邊界畫布。
藝術漫談
分享
【專訪】時尚與插畫的結合—Connie Lim的厭世美學
翻閱時尚雜誌之時,是否曾看過以手繪呈現的迷人插畫呢?跟著Bazaar一起觀賞這位時尚插畫家Connie Lim筆下的獨特魅力。
藝術漫談
分享
俯拾生活的美好─Snob相遇超現實藝術家Tishk Barzanji
2017年夏天,複合精品品牌Snob攜手倫敦視覺藝術家Tishk Barzanji,以「"I deconstruct. Then I reconstruct. 我解構,而後重新建構」展覽,細膩解構、重塑每一幕平凡光景,帶給人們最不一般的美好感受。
藝術漫談
分享
走入海洋的哀愁:沒有魚翅買賣就沒有濫捕殺害
「沒有魚翅買賣,就沒有濫捕殺害!」尤其漁民獵捕鯊魚的過程令人不寒而慄,他們在割去可以做為魚翅的鯊魚鰭後,會將魚身拋回大海,鯊魚只能逕自地在海底腐爛死去,此舉不只傷害海洋生態平衡,更是以不人道的方式在濫捕鯊魚。
藝術漫談
分享
【獨家專訪】透過Lady Dior走入藝術家劉致宏的夏夜記憶
BAZAAR Taiwan受邀造訪劉致宏的工作室,聽他親自述說如何為《Lady Dior As Seen By》藝術展創造出《夏夜行》......
藝術漫談
分享
Trash-Art用垃圾推起的時尚藝術大賞
面對逐漸被垃圾淹沒的環境空間,對此現象感到危機的藝術家紛紛於各自生活的國家投入『Trash-Art』計劃,盼著藉由這些「美」的設計與包裝,吸引更多人正視環境議題。
藝術漫談
分享
從《Lady Dior As Seen By》藝術展,發現他們眼中的Lady Dior
行旅過上海、北京、東京、米蘭、香港、巴西與首爾,歷經六個年頭,《Lady Dior As Seen By》藝術展終於造訪台灣。不單只展出先前巡迴各國的大師之作,你也能在其中遇見台灣藝術家對Lady Dior的另一種想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