建築女爵Zaha Hadid ,外人看不到的那一面

​為了向驟然離世的建築女爵表達特別致意,BAZAAR邀請到現任教於成大建築系的柳川肯老師,藉由他曾在Zaha Hadid事務所的經歷與回憶,帶你從不同角度緬懷這位改寫建築可能性的傳奇女士。

 

熱門相關文章

Harper's BAZAAR: 歐洲的建築風格與美國有很大的差異,是什麼原因讓在美國接受建築教育的您,選擇加入位於倫敦的Zaha Hadid建築事務所?

Kane Yanagawa :的確,我是在美國奠定對建築的思惟及理念,尤其在UCLA求學期間,指導教授Neil Denari和Greg Lynn的作品影響我很深,特別是他們在數位模型構築(digital modeling)的實驗性運用。當時沒有很多建築師採用設計運算(computation)的實驗性運用。而當時只有極少數的事務所採用設計運算(computation)這種數位媒介,Zaha Hadid便是將數位技術運用至建築設計上的先驅之一;在我的心目中,就是這些作風前衛的工作團隊,能超越後現代主義的批評理論和解構主義的論述,開啟數位建築的時代。選擇在2005年加入Zaha Hadid建築事務所,是因為我相信在數位革命浪潮的影響下,這間事務所能積極帶領建築設計朝前瞻性的方向推進。

Advertisement - Continue Reading Below

Harper's BAZAAR:可以跟我們分享Zaha女士在工作時的模樣嗎?

Kane Yanagawa :要在事務所裡見她一面是奢侈的!但她還是會在和客戶碰面、接受雜誌專訪、為展覽開幕站台、教學演講等忙碌的行程中擠出時間來。而每次她現身事務所,都會讓人聯想到《星際大戰》裡Darth Vader到死星檢查工程進度的場景。在Zaha繁忙時,事務所是由其搭檔Patrick Schumacher來主導;他們也以一人扮黑臉,另一人扮白臉的互補關係,維持著事務所的運作。

熱門相關文章

Harper's BAZAAR:請介紹一下您在Zaha Hadid建築事務所時參與過的專案嗎?而在這些專案裡她曾有什麼令人印象深刻的看法嗎?

Kane Yanagawa :在法國蒙彼利埃的Pierres Vives大樓對我意義非凡,那是我剛自UCLA畢業,加入事務所後參與的第一個作品,不僅投入每個環節的設計討論,最終也看見成品在2012年完成。在此之後,我還參與很多其它不同的專案,其中包括大型國際競圖,印象中最深刻的是高雄衛武營國家藝術文化中心,當時我們的競爭對手還有台灣的事務所,但最後案子被Mecanoo築師事務所拿走,Zaha對此很不高興。

位於法國蒙彼利埃的Pierres Vives 大樓

Harper's BAZAAR:Zaha女士有許多作品最後都沒能由設計實踐於現實中,請問她有對這類事件發表過個人看法嗎?

Kane Yanagawa :在90年代,那時正是她建築生涯的早期,Zaha曾和同輩的建築師Tom Mayne、Eric Owen Moss、Coop Himmelblau和Wolf Prix,在維也納以「建築的終點 the end of architecture」為主題展開對談。在這場對話中,每個人所提及的建築理念與手法,僅管被傳統建築界屏除在外,也因為經濟因素被營造業邊緣化,而在當時難以被認可,但這幾位大師對建築的貢獻不可抺滅,除了已逝的Wolf Prix之外,上述的建築師個個成就非凡,不只分別有其代表性的大型公共建設作品,其中Zaha與Tom Mayne還獲得普立茲建築獎的殊榮。 

完成有意義的作品所獲得的成就感是難以言喻的,但無論是那些付出十年以上的努力,或是連最初設計都尚未成的作品,對Zaha或是對事務所而言,都是同樣重要,因為對Zaha來說,這些未完的工作都是她最想完成的新作品。

Harper's BAZAAR:有評論提及Zaha Hadid建築事務所「專門打造地標」,就曾為事務所一員的角度,您對這類型言論有什麼看法?而作為建築師,您又是怎麼看這件事?

Kane Yanagawa :回想起來,以我之前在事務所的經驗看來,我們專案類型非常多元,小至香水瓶的設計,大至都市的總體規劃都有。Zaha Hadid會給人專門打造地標的印象,我認為是媒體高度聚焦的緣故,並非代表事務所的發展方向。大型公共建設總會獲得較多媒體觀注,但是對我而言,這同時也要求多一份責任感;和個別客戶的專案不同,大型公共建設要以全市民的角度出發,設計過程中需要有更多的考量和研究。

Harper's BAZAAR:就您的了解,Zaha女士是否有未嘗試過但一直很有興趣執行的案子類型?

Kane Yanagawa :我相信在摘下普立茲獎的榮耀後,足以讓她獲得任何想要得到的機會,不論是城市的總體設計、建築、庭園、傢俱、時尚等等。不過我認為在淡江大橋一案未成定局之前,很長的一段時間裡,台灣的大型公共建設應該都是Zaha Hadid極有興趣的(笑)。

  而在幾度和台灣擦肩而過後,終於有了正在執行的淡江大橋專案,但很遺憾的是,她本人無法親自看見這項作品完成的那一刻了。

淡江大橋機會是Zaha Hadid在台灣正式完成的唯一作品
時尚領域亦能看到她的創作,如:Celeste頸飾

分享留言

Read Next:
藝術漫談
分享
漫步在夢與真實的邊界,羅斐菁軟雕塑個展《Hello: Goodbye》
十年前,在東區的一場市集裡,藝術家用三隻小兔喚起設計師陳季敏最純粹的兒時記憶;十年後,她在JAMEI CHEN Soft搭起軟雕塑個展,用當年感動設計師的溫柔、歷來磨出的精緻手工與獨具風格的夢境創作,感動我們。
藝術漫談
分享
潘朵拉盒裡的奇譎幽默!西班牙畫家Joan Cornellà
那些總想說出口,又怕一語道破就太醜陋的議題,就讓西班牙畫家Joan Cornellà畫在粉調漫畫中,看他如何幽默地挑逗當代每一條道德神經。
藝術漫談
分享
吳華專欄:47年揮灑烈愛,Frida Kahlo
如果說由藝術取材作為一種致敬,Frida Kahlo可說是「被致敬」排行榜上的常駐女神,從Alberta Ferretti、Missoni以及Valentino,都曾將她奉為繆思。為何Frida Kahlo具有如此的魔力,能使不同時代的設計師們都一一臣服?
藝術漫談
分享
亞洲文藝匯流:ART KAOHSIUNG 2016
凝視塔燈在海面粼粼脈動,任耳邊迴盪著大船入港的鳴笛,第四屆高雄藝術博覽會,12月登場。
藝術漫談
分享
女人非弱者,攝影師Louise Dahl-Wolfe的鏡頭語言
身為女性攝影師的先驅之一,Louise...
藝術漫談
分享
穿透沉默:阿拉伯藝術家Hayv Kahraman
畫布上深刻的劃痕,女性輪廓哀傷凝視的臉孔,阿拉伯藝術家Hayv Kahraman的作品,敘述著戰爭流離的苦痛。運用阿拉伯女性作為被凝視的客體,她要世界看到,沉默背後最深沉而憂傷的力量。
藝術漫談
分享
拜訪Matisse和Picasso的知音,《Sergei Shchukin個人收藏展》
比起大收藏家Shchukin有限的生命,他收藏的藝術品為他延續亙久的足跡。此刻他的珍藏將前往巴黎Louis Vuitton基金會,和喜愛印象或立體畫派的你,一起穿越一世紀歷史煙雲,看平衡色調內的轟動。
藝術漫談
分享
藝術與時尚的華麗破格,《GUCCI 4 ROOMS》登場東京
Alessandro Michele出任Gucci藝術總監以來,相信品牌的怪誕與華麗,已在伸展台攫走你無數目光。但Gucci的破格演繹還沒完,此刻Michele走入亞洲,與藝術家跨文化打造虛擬實境展廳。
藝術漫談
分享
BAZAAR的甜姐兒 Audrey Hepburn
從影壇、時尚圈到全世界,幾乎沒有人不為Audrey Hepburn著迷,她的一顰一笑與良善美好,彷彿已是一種公共資產。但為什麼BAZAAR能說她是「我們的」呢?1957年她不顧經紀人反對而堅持演出的《甜姐兒》,劇本設定靈感就是來自於BAZAAR!
藝術漫談
分享
封面即藝術!藝術家Portis Wasp與六位女星的拼貼遊戲
以往皆以單一個人的面孔作為創作舞台,但為了BAZAAR ART封面,藝術家Portis Wasp進階挑戰解構再重組郭書瑤、曾之喬、宋芸樺、蔡黃汝、邵雨薇及連俞涵六位新生代女星的容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