睽違四十年,草間彌生重現鏡像庭園

在建築師Philip Johnson著名的玻璃屋中,現年87歲的傳奇藝術家分享對於宇宙、創作,以及自身存在的看法,並重現與秋季時尚交融的夢幻鏡像世界。

看更多 BAZAAR Art
20 articles
身體力行的時光哲思,藝術家謝德慶前進威尼斯雙年展
漫步在夢與真實的邊界,羅斐菁軟雕塑個展《Hello: Goodbye》
拭去愛滋汙名,由電影理解愛與生命本質

50年前,當草間彌生在第33屆威尼斯雙年展第一次展示作品《Narcissus Garden自戀庭園》時,她在著名地標Italian Pavilion旁的草地,擺放了1,500個鏡面塑膠球。

作品旁擺置著兩則告示,一則標示著作品名稱"NARCISSUS GARDEN KUSAMA";另一塊上頭則寫著:"YOUR NARCISIUM [sic] FOR SALE"─「你可以購買的自戀」。

她沒開玩笑:這些閃亮球體被以約60元台幣一顆的價錢買給造訪的遊客,直到被當地管轄單位禁止為止。

Advertisement - Continue Reading Below

如今,這位現年87歲的傳奇日籍藝術家,在最新的計畫中重新建構另一位現代藝術指標─建築師Philip Johnson位於美國康乃狄克州,佔地49英畝的故居「玻璃屋」(Glass House)。

這次,彌生配置了1,300顆不鏽鋼鑄造的球體,放置於池塘中。「它們在水中漂浮,持續的移動,反照著玻璃屋的美麗景色,直至自身也成為其中的一部分。」彌生說。

第一屆普立茲克建築獎得主Philip Johnson(1906-2005),對美國建築設計思潮的推動具重大的貢獻。曾於擔任紐約MoMA博物館負責人期間,引介多位歐洲建築大師設計作品之外,生涯中不同時期的創作亦都帶來重要影響。1949年於自家基地設計的玻璃屋,破除美國房屋封閉的設計思維,以「景色作為玻璃屋外牆」的概念,帶來嶄新突破。
More From BAZAAR Art
20 articles
身體力行的時光哲思,藝術家謝德慶前進威尼斯雙年展
漫步在夢與真實的邊界,羅斐菁軟雕塑個展《Hello: Goodbye》
拭去愛滋汙名,由電影理解愛與生命本質
是保母也是密探,是傳奇也是凡人《尋秘街拍客》
亞洲文藝匯流:ART KAOHSIUNG 2016

1960年代,當彌生將她色彩鮮艷的點點藝術呈現在世人面前,她成為當時的藝術先驅,以製造身歷其境作品、推崇極簡主義,與普普藝術家(Pop artist)身份著名。

但當時序來到21世紀,她已正式成為了一個「現象」,晉身藝術品市場中最具價值的女性藝術家,每次展覽總吸引大批為其作品傾倒的群眾。

她的展出同時也是社群媒體Instagram世界的寵兒,無論是和她有趣的南瓜雕塑合影,或是於《The Obliteration House消去屋》親身體驗,將數以千計色彩繽紛的圓點黏上黑白色調的房間,觀賞者們總能和彌生的視覺世界融為一體。

生於1929年的日本長野縣松本市,彌生於1950年代基於對前衛藝術的欽慕,以及知名藝術家Georgia O'Keeffe的鼓勵之下來到紐約。

除了實踐表演,她同時創作了極為大膽的行為藝術,包括在裸身的男人女人身上畫滿圓點,在聯合國總部及自由女神像展示。

她的中心概念是Forever Love─永恆的愛。「圓點傳遞我對世界永恆的愛,」她解釋,「它們是宇宙、人類,以及所有生命。」

「太陽,月亮,星星,都是圓點,無法單獨存在。」她說,「所有人類也各自是圓點,共同編織建構出美麗的畫面。對於它們,我有最深切的愛與敬畏。」

在藝術與人生的緊密結合下,彌生自己彷彿也逐漸成為行動的畫板。她習慣穿著圓點圖案,頭戴鮮紅色的漫畫式假髮。

當被詢問這樣造型的原由,她回答,「我自己也好奇這個造型是怎麼出現的。這是無意識的組成。」或許可以說,在她全神貫注的於藝術之路的過程中出現。

Advertisement - Continue Reading Below

因著獨一無二的氣質,在時尚領域中的彌生與她的藝術一樣夢幻。1960年代後期,她創立了一個時尚品牌,作為傳遞她視覺想像的另一個媒介。

她創作的洋裝包含代表性的圓點元素、直白的透視系列,以及特意割破展現胸部及其他私密部位的設計,同時在Bloomingdale's百貨公司以及她位於格林威治的個人精品店展售。

2006年,一位因喜與藝術家合作著名的大膽設計師,來到日本拜訪因心理健康因素,已回家鄉居住3年的草間彌生。那個人就是Marc Jacobs。

「他來到我位於東京的工作室,手裡拿著花。」彌生回憶。

熱門相關文章

Jacobs紳士般的魅力奏效,六年後,彌生與他合作,為Louis Vuitton設計一系列作品,包括圓點芭蕾舞鞋、項鍊及包包。

Vuitton則以贊助她舉辦回顧展作為回報,於倫敦泰特美術館及紐約惠特尼美術館引發購票熱潮。

因受幻覺與強迫症所苦,過去39年,彌生自願居住於精神醫院。每天她都會出門,用走的方式前往位於同一條街上的工作室。

「沒有一天我不想從我的精神病症中逃脫的,」她說,「我想要回到更像正常『人類』的世界,可以將我每日對於生命、死亡和存在的所思所想帶入藝術創作。當我稍微痊癒,我便到工作室與之搏鬥。這就是我持續的循環。」

今年二月,一個展於美國華盛頓特區Hirshhorn博物館的巡迴藝術回顧,將重現彌生的《Infinity Rooms》,一個她於50年前創作的作品。

想參觀的人應做好大排長龍的準備,2013年,當此作品於紐約的David Zwirner Gallery展出,數以千計滿懷希望的觀眾於場外等待數小時,為了進入那昏暗房間的45分鐘,感受由彩色LED燈泡於鏡面牆壁反射出的無垠世界幻象。

裡面的場景,除了是個適合自拍的好處所,亦是對於宇宙,以及我們身處集中位置的嚴肅省思。這也是持續讓彌生於工作室努力不懈的主題。

「我們無法終止自身的存在,同時亦無法自死亡中逃離。」她說。「為了克服焦慮和恐懼我持續的創作,持續將自己淹沒於己身情緒…同時,也持續將自己抹去。」

分享留言

Read Next:
電影與音樂
分享
是保母也是密探,是傳奇也是凡人《尋秘街拍客》
「我是某種間諜。」——街拍攝影師Vivian Maier。
藝術漫談
分享
亞洲文藝匯流:ART KAOHSIUNG 2016
凝視塔燈在海面粼粼脈動,任耳邊迴盪著大船入港的鳴笛,第四屆高雄藝術博覽會,12月登場。
表演與好書
分享
從《理性與感性》到《半場無戰事》,閱讀李安鏡頭中的5部經典
經典改編電影向來吃力不討好,但從Jane Austen到張愛玲,從斷背山漂流至少年Pi,李安不僅沒讓書迷失望,更為影史劃下更多動人佳話。讓我們從銀幕回望5部文學,一窺傳奇作家與大導演的原創及改編視角。
藝術漫談
分享
穿透沉默:阿拉伯藝術家Hayv Kahraman
畫布上深刻的劃痕,女性輪廓哀傷凝視的臉孔,阿拉伯藝術家Hayv Kahraman的作品,敘述著戰爭流離的苦痛。運用阿拉伯女性作為被凝視的客體,她要世界看到,沉默背後最深沉而憂傷的力量。
藝術漫談
分享
拜訪Matisse和Picasso的知音,《Sergei Shchukin個人收藏展》
比起大收藏家Shchukin有限的生命,他收藏的藝術品為他延續亙久的足跡。此刻他的珍藏將前往巴黎Louis Vuitton基金會,和喜愛印象或立體畫派的你,一起穿越一世紀歷史煙雲,看平衡色調內的轟動。
藝術漫談
分享
藝術與時尚的華麗破格,《GUCCI 4 ROOMS》登場東京
Alessandro Michele出任Gucci藝術總監以來,相信品牌的怪誕與華麗,已在伸展台攫走你無數目光。但Gucci的破格演繹還沒完,此刻Michele走入亞洲,與藝術家跨文化打造虛擬實境展廳。
藝術漫談
分享
BAZAAR的甜姐兒 Audrey Hepburn
從影壇、時尚圈到全世界,幾乎沒有人不為Audrey Hepburn著迷,她的一顰一笑與良善美好,彷彿已是一種公共資產。但為什麼BAZAAR能說她是「我們的」呢?1957年她不顧經紀人反對而堅持演出的《甜姐兒》,劇本設定靈感就是來自於BAZAAR!
藝術漫談
分享
封面即藝術!藝術家Portis Wasp與六位女星的拼貼遊戲
以往皆以單一個人的面孔作為創作舞台,但為了BAZAAR ART封面,藝術家Portis Wasp進階挑戰解構再重組郭書瑤、曾之喬、宋芸樺、蔡黃汝、邵雨薇及連俞涵六位新生代女星的容貌。
藝術漫談
分享
2016 台北藝博,不容錯過的焦點藝術家
當各藝廊無所不用其極地拉展出最精銳的藝術家名單,欲尋求藏家們的青睞,也許這對初探藝博的藝術新鮮人會有些迷惘,建議不妨可從下面幾個重點先看起,或許萬事起頭也就不會太難!
藝術漫談
分享
BAZAAR的視覺藝術魔法師:Alexey Brodovitch
作家Truman Capote曾說過一段絕妙的評論:「提到香檳就浮現Dom Pérignon,若說到影像設計與編輯排版,只會想到Alexey...