時尚雜誌先驅──《Harper's BAZAAR》的優雅誕生

於1897年創刊的《Harper's BAZAAR》,是史上最早透過時尚角度解析女性的刊物之一。在開啟150周年慶祝之際,我們回到最初的源頭,回顧雜誌創辦的歷史及初衷。

熱門相關文章

1867年的首刊封面上,《Harper's Bazar》這樣描述自己:「一個涵蓋時尚、生活享受,以及相關指導準則的知識寶庫。」

當時名稱中還只有一個a的《Bazar》,由Harper & Brothers,一間由四兄弟JamesJohnJoseph WesleyFlecher Harper所經營的紐約印刷公司創立。

當時,他們已經是頗具規模的書籍出版商,同時涉略期刊領域,包括《Harper's New Monthly》及《Harper's Weekly》,以手繪插畫的形式,連載當代的小說作品,以及探討藝術、科學與政治議題的文章。

1867年首刊號封面。

順應時勢誕生

Advertisement - Continue Reading Below

Bazar》的創辦靈感出自四兄弟中年紀最小的Fletcher Harper。在一次偶然的機會,他讀到了一本來自柏林,名為《Der Bazar》的刊物。

就如同Harper & Brothers先前出版的其他期刊,《Der Bazar》也包含了藝術報導與各領域的文章,但同時具備了時尚的元素:以精緻的木刻繪畫,細緻呈現那些流行於巴黎、維也納和倫敦等時髦都市的服裝式樣。

熱門相關文章

在工業革命之後,美國出現了一個新的社會階級,他們的生活較為悠閒富裕,並著迷於來自歐洲的一切事物。

Fletcher認為,一本專為富有的上流社會女性打造,教導如何在當代社會享受生活的刊物,肯定有其立足的市場。他向其他兄長提出這個主意,加上些許說服,Harper's Bazar於焉誕生。

首位總編輯Mary Louise Booth

創辦一本雜誌,Fletcher的首要任務是找到一位編輯。他選擇了Mary Louise Booth,一位身兼記者和翻譯家的36歲作家。Booth不但精通法文、德文及拉丁文,亦是紐約時報聘雇的第一位女性記者。

在來到Bazar之前,Booth才剛收到林肯總統的來信,讚揚她在翻譯法國伯爵Agénor de Gasparin著作中的優異表現。(該著作為《The Uprising of a Great People: The United States in 1861》,內容為廢除奴隸制度的法案。)

自身即活躍於女權運動的Booth,甚至曾嘗試籌辦女權相關刊物。

1896年三月14日出刊的《Bazar》封面,由Harry Whitney McVickar繪製。

禮儀、文學、社會文化

Bazar》的首刊於1867年的112日發行,中心主旨是成為一個知識寶庫,含納世上所有珍稀或昂貴的物品。

絲綢、天鵝絨和喀什米爾羊毛;香料、香水與閃爍耀眼的各式寶石。簡而言之,就是所有滿足視覺和心靈的事物。

但從內容看來,Bazar對時尚的定義絕對深遠於外在裝扮的範疇。

除了即時的風格與禮儀教學,像是如何打領結與梳髮髻,也包含了小說、詩篇,以及對於家庭、工作與社會的深刻見解。

大作家狄更斯(Charles Dickens)、艾略特(George Eliot)、著有《The Portrait of a Lady》、《Daisy Miller》等時代小說的亨利詹姆斯(Henry James),以及《黛絲姑娘》作者Thomas Hardy,都曾為《Bazar》撰文。

深具影響力的法文時尚雜誌《La Mode Illustrée》創辦人Emmeline Raymond,則擔任Bazar的巴黎供稿人,開設專欄呈現正宗的法式風格及當地社會現況。

由William H. Bradley繪製的1896年封面,於三月28日發行。
Advertisement - Continue Reading Below

當美國進入南北戰爭後經濟突飛猛進的「鍍金時代」,國內的人們亦憧憬於維多莉亞時期的英國風尚。小說家James Payn名為〈English Gossip〉的連載、George William Curtis的〈Manners Upon the Road〉專欄,從對人物特質的描述,以及文化、居家生活的呈現,完整讀者的大不列顛印象。

雜誌裡的社會觀察專家Mary Elizabeth Wilson Sherwood,則探討社會中的禮儀規範,以及如何學習優雅舉止。

向讀者提出挑戰

Bazar》是反映世界的窗口,但僅限於充滿愉悅享受的層面。政治就是由創辦人認定超過範疇的主題,希望不論讀者在社會中是何種立場,都能夠廣泛地被吸引。

熱門相關文章

這個精神被後來的編輯們歸納為「總是確認,從不否定」。或許這跟習慣採取激進想法的總編輯Booth理念相違和;但就算如此,她似乎仍能體會這樣的走向,與自己的職責。

雖從不與Bazar的讀者正面衝突,她仍對他們做出了挑戰。對於要成為真正跟上潮流的人,《Bazar》傳達出這樣的指令:不僅需對文化有透徹的沉浸與了解,更必須跟上所有時事──有進一步思考的能力。

著重女性意識

然而,19世紀中期女性的生活,並非所有層面都能符合Booth特別現代而求突破的意識。家居相關的主題,就正好是與《Bazar》價值較衝突的部分。

1869年的612日刊號上,《Bazar》定義女性的選舉權是「事實與正義的基礎」,以及「公眾意識的覺醒」,使其成為最早表態支持的主流雜誌之一。女性的工作及教育機會等主題,亦經常出現於文章中。

1888年四月七日出刊的《Harper's Bazar》,首度以攝影照片作為雜誌封面。

對於家庭主婦的主體性被定義為契約式服務這樣的觀念,則被Bazar大力駁斥。在1871819日的刊本中這樣寫道:那些將所有時間奉獻於照顧丈夫、孩子和家務事的女性是「被桎梏於完全的束縛之中」,跟禁閉於未出嫁的閨房時期沒什麼不同。

定義時尚觀點

Bazar》對時尚中的戲劇性展現早期的欣賞。一篇刊登於1871729日,敘述高級訂製設計的先驅Charles Federick Worth工作室的場景,這樣寫道:

「在他身邊簇擁著一大群女人,有些漂亮、有些平庸,聚精會神地聽著他的見解,彷彿接收聖人佈道的信徒。他像是老師叫學生般將女人們一一招到面前,在全身上下的觀察打量後,對其身上的裙子做出褒貶不一的犀利評斷。

當一個年輕漂亮的女孩引得他的注意,他告訴女孩他會為她日夜沉思數日,直到找到足以襯托她的禮服設計靈感。『妳為什麼要戴那些醜陋的手套?』他轉向另一個女子,『絕不要再讓我看到妳手上有那個顏色。』只見女子雖然打扮的雍容華貴,但仍帶著一絲罪惡的神情脫下手套丟進包包裡…

一位身分高貴的女子差遣使者告知Worth,如果他不降低價格,她將會離開他。『妳不會的。』他回應。而她真沒有離去,堅持在他身邊直到最後。」

對《Harper's BAZAAR》來說,這一切,都是時尚的一部分。

分享留言

Read Next:
藝術漫談
分享
不一樣又怎樣!BAZAAR傳奇時尚編輯Diana Vreeland
不遵循上流淑女的成長之道,只因認為靠自己開創的人生才痛快;在裸露仍被視為傷風敗俗的40年代,直言Bikini是繼原子彈後最重要的發明;誠實面對自己並極力宣揚:「盡情自曝其短,讓缺陷成為身上最美的部分!」——《Harper's...
藝術漫談
分享
深藏於理性的感性,藝術家吳東龍參展新加坡藝博
藝術家吳東龍說:「抽象藝術最有意思的是畫裡空間的趣味,它的模糊的狀態、暗示性的呈現。」好比一幅靈感源自木酒桶的棕色調畫作,箇中滋味在於觀者可邊看邊想起木頭的觸感,也可能興起啜飲一杯咖啡的感受。
藝術漫談
分享
從《桃花源・跡》看東方哲學與西太后的藝術對話
在上海K11的《Get A Life》特展,除了有Vivienne Westwood要復興你的生活,也別具巧思地規劃《桃花源・跡》當代藝術展,由七位藝術家的眼光窺探現代桃花源的另類思維。
藝術漫談
分享
再一次仰望傳奇,《David Bowie Is》特展2017登陸東京
這將可能是David Bowie逝世後,近距離貼近他人生的好機會...
藝術漫談
分享
筆記台灣藝術史,新樂園20周年特展《類似過於喧囂的孤獨》
既要持續開闢實驗性創作舞台,又得在過去的時間洪流中,定位自身存在,如此變與不變中拉鋸的成長過程,正是新樂園藝術空間透過紀念特展所欲探尋的本土文化核心。
藝術漫談
分享
當西太后的烏托邦遇上東方桃花源
曾開著坦克直達前英國首相家門前力抗不當天然氣開採、讓Kate Moss衣不蔽體邊吃雪糕邊走秀的Vivienne Westwood,這次在上海K11舉辦的《Get A Life》展,將與七位中國藝術家聯手,來一場全方位的環保、時尚與藝術革命!
藝術漫談
分享
用BAZAAR Art封面玩拼貼,藝術家Portis Wasp的幕後創作悄悄話
如何為BAZAAR Art創造出獨一無二的封面人物,藝術家親自現身說法...
藝術漫談
分享
渲染絹彩動物的情感,張惠文個展《盛宴》
當人們備好聖誕樹與大餐等待伴侶回家,藝術家張惠文筆下的動物也正吃壽司、釀紅酒,像難得團聚的人們珍惜時光。年末行程中不妨加上一場海獺、企鵝和花豹都將出席的視覺饗宴吧,看擬人化動物如何詮釋關係間的撲朔迷離。
藝術漫談
分享
名椅的設計狂想,《 7 Cool Architects》特展
主角《七號椅》可說早有一票忠實擁戴者,但卻是60年後難得在不同設計師手下再現百變風貌。現在它正來訪台灣,邀你一睹當代設計的格調,也向已逝的丹麥巨擘Arne Jacobsen致敬!
藝術漫談
分享
台灣紀實攝影先驅,《另一種目線》王信回顧展
已過從心之年的王信,走過萬水千山,拍下無數台灣傾刻間的畫面成就雋永,但她卻從不將攝影當作藝術甚至玩趣,王信說:「對我而言,攝影的功用和價值在於它的記錄和報導性。」