CINDY SHERMAN變身街拍明星

我們此行目的是:Bazaar和Sherman 將捏造出一個街拍明星!我們稱這個為「跟風計畫」。「我愛死這個計畫了。」Sherman身穿條紋T恤和花俏的Prada褲子,坐在桌旁如此說道。

熱門相關文章
Advertisement - Continue Reading Below

儘管時尚與藝術界對這位藝術家向來讚譽有加,但街拍對她來說仍是相當陌生的領域。除此之外,Sherman的個性有些害羞。出席時裝秀時,她總是快步走入,不稍作停留。「我不想要跟攝影師有任何眼神接觸,我不想要他們認為我在等他們拍我,天哪!絕對不要!」她說道。

熱門相關文章

除了涉獵藝術、時尚領域之外,如今已屆62歲的Sherman還是一位社會學家,因此,我們的「跟風計劃」也自然地像是她的研究延伸一樣。Sherman說:「每一個新的計劃都是一個新挑戰,我必須試著想出一些新面孔和花樣,這能讓我的靈感湧現。」

計劃一開始,我們讓Sherman追蹤一些在Instagram上的街拍紅人,她的反應十分有趣:「那些帳號真的讓我很厭煩。你想想看,他們弄髮上妝,帶著一個跟拍攝影師旅行,其實只是要去找自己在洛杉磯的姊妹?」她還說道:「那些根本不是自拍,全都是精心設計好的。有些人還能為此賺一筆廣告財,這就是生意我懂,但一切就是不太對勁,我認為他們太自我感覺良好了。」

不過在這些帳號之中,Sherman還是得到了一些靈感。「我想盡量低調一點不被發現我在模仿,所以我換了髮色、風格等等,但總覺得我看起來不像我。要抓到『跟風』的精髓真得很難。首先,我不太會用閃光燈,每次用總是把照片拍糊。但我喜歡挑戰極限,因為這能讓我試圖突破框架思考。」

練習擺姿勢時,Sherman很快地得到要領,像是她身穿Palais de Tokyo in J.W Anderson的照片就讓人眼睛為之一亮。不過她說:「把這些照片排排放在一起看,我的反應就是:這是誰?這是什麼?我?真的假的?」

當然,衣服能讓Sherman變成各種女孩的風格。Sherman說:「我從來都不是個標準身材的人。」比如她穿著Proenza Schouler的短裙時,裙襬都到她的小腿肚了。但她倒是對一套綠色的Gucci很喜愛,「除了我的眼球和嘴巴,我想把那套全穿上身!」。

對於Chanel的水彩色造型,她則說:「噢!褲子外面再穿裙子真的蠻有趣的,但我怎麼覺得我很像穿著腳受傷的人穿的支架?」換上Marc Jacobs後,她說:「除了超級長之外,我還蠻喜歡這個造型的,上面布滿了嚇人的臉真的很古怪,還有靴子非常的令人驚艷。」而一套Dolce & Gabbana的服裝,則讓她覺得:「別人會覺得這女的在大都會博物館前舉步不前,就是在等別人來拍照吧!不過我挺愛這套絲質的寬大睡衣的。」對於Miu Miu她的評價是:「陰和陽!」對於最後一套Prada,她表示:「它穿在模特上很有型,但穿在我身上看起來很不討喜。」

Sherman是第一位與高端時尚合作的藝術家之一,她說:「九零年代早期時,我和Harper's Bazaar就合作過。他們給我送來了一堆衣服,告訴我它們任我處置,之後我就開始看時尚雜誌,時髦的照片總是能引起我的興趣。」

時尚當然是讓自己改變的一個好方法。她說明:「80年代中期, Comme des GarçonsCastelbajacGaultier,這些牌子才剛剛出來,我就幫他們拍照片。那些衣服真的非常古怪,尤其是Comme des Garçons,造型上有許多洞和撕裂孔,有一點點醜,但我備受啟發。那時候,人們還沒像現在那樣有品牌迷思。」

Sherman相當早慧,70年代中期就憑著"Untitled Film Stills"系列照片成名。(Untitled Film Stills系列共69件作品,她在作品中體現了各種女性刻板印象)在家中5個兄弟姊妹中,Sherman是最小的,也因此,她一開始拍照其實只是為了吸引注意。她回憶道:「當我出社會時,他們都已經結婚生子了,拍照對我來說是一個方法,就好像是在喊著:『我在這裡!別忘了我!』」Sherman認為,她的父母至今可能還是搞不清楚她到底在做些什麼。「當我上大學時,我媽就叫我上些教育課程,好當個老師。當我小有成就時,我想他們才開始相信這跳路是可行的。」

如今,Sherman的成就早已睥睨群雄。2012年,她在紐約的當代藝術博物館辦了自己的作品回顧展;2011年,她於1981年創作的作品Untitled #96389萬美元的價格,在佳士德拍賣會賣出。那麼她是否依然野心勃勃呢?她回答:「我希望能從工作中得到快樂,因為這其實也是個最難的挑戰。我對自己很嚴格,但大家總是對別人的失敗幸災樂禍,這對藝術家來說是個常見的問題。藝術家很容易在達到高峰後就畫地自限。當我發現我在走老路的時候(或正要走上老路),就是我該轉移陣地的時候了。」

但每當作品完成時,Sherman會將作品融入到自己的生命之中,形塑新的自我,她通常會騎著腳踏車繞曼哈頓,或是走出位於長島的家門,到雞舍撿蛋。當她感到枯竭時,她會去做德式健康spaSherman最後說道:「我不自拍。我很少用手機來拍照,要提醒自己拍照真的很難。時間一去不返,我不太去想那些有的沒的。」

也許有一天,Sherman抓到竅門後會變成一個名副其實的街拍明星,但她對此表示:「那人們不就會來按我讚或在下面留言?還會有些粉絲。」她笑著說:「那我想要一大堆粉絲。」

來自BAZAAR US

分享留言

More from Harper's BAZAAR Taiwan:
藝術漫談
分享
封面即戰場!從九月號揭幕的時尚開場秀
在時尚界的行事曆中,一年之始並不是一月,而是已進入下半年的九月;這也使得九月的雜誌封面成為明星的人氣溫度計與品牌曝光必爭之地。
藝術漫談
分享
當代時尚插畫界大師—David Downton
他,是時尚插畫界鼎鼎大名的人物,流暢精簡的優雅筆觸,影響無數後輩風格。但f成功並非一蹴可及;37歲才第一次坐上服裝秀前排,這位現今擁有無數時尚界名人好友的畫家,一路用著對藝術的執著熱忱,立下屬於自己的當代篇章。
藝術漫談
分享
BAZAAR 150:70年代自由之風
當Tony Mazzola於1972年接下BAZAAR的掌舵職位,自由氣息正瀰漫在越戰末期的美國。在他20年的任期中,與時尚編輯Carrie Donovan等人帶領雜誌一同見證了女性主義的誕生,名人文化的崛起,以及美式魅力重返時尚圈的歷史時刻。
藝術漫談
分享
耿一偉專欄:藝術總監的兩個工作
成功地讓臺北藝術節的聲量在國際間迴盪,現任藝術總監耿一偉將於今年完成階段性任務。卸任之前,BAZAAR特別邀請他來與你分享,這位藝術總監在工作中最直接、最私人的紀錄。
藝術漫談
分享
不只是時尚雜誌!BAZAAR力倡女性運動權
BAZAAR的封面不會只有單一標準的美人與奢華之物,爭取女性權利的社會運動亦是我們願意在雜誌門面極力倡議的頭條,這樣的信念,150年來始終如一。
藝術漫談
分享
當代時尚攝影大師 Erik Madigan Hec透過觀景窗勾勒炫目影像詩篇
「我不認為自己是一位時尚攝影師,而是一位視覺藝術家。」
藝術漫談
分享
【專訪】色彩斑斕的彩繪人生:克里斯多插畫森林作者的漫漫創作路
迎向第七個創作的年頭,克里斯多插畫森林作者對創作仍保有偏執面,每一步都堅持要完整地實踐熱愛的生活與藝術,一路支持她的是永保對繪畫的初衷。
藝術漫談
分享
誰還所謂典型嗎?《非典人類》用藝術角度重新解讀科技
當科技逐漸成為社會主宰,讓藝術家開啟不一樣的思索...
藝術漫談
分享
荏苒歷史中的邂逅—側記國美館「硬蕊/悍圖」展
既有對前頭的回顧,也有對個別的肯定,暢所欲言的「硬蕊/悍圖」在眾人的見證下,揭露了其獨特性與代表性。
藝術漫談
分享
Benjamin Von Wong對環境的抗議—擱淺在寶特瓶海的人魚
當這片蔚藍大海不再清澈;當人類污染大自然的一切,傳說裡人魚是否為了逃離污染而擱淺在不純淨的沙灘。