CINDY SHERMAN變身街拍明星

我們此行目的是:Bazaar和Sherman 將捏造出一個街拍明星!我們稱這個為「跟風計畫」。「我愛死這個計畫了。」Sherman身穿條紋T恤和花俏的Prada褲子,坐在桌旁如此說道。

熱門相關文章
Advertisement - Continue Reading Below

儘管時尚與藝術界對這位藝術家向來讚譽有加,但街拍對她來說仍是相當陌生的領域。除此之外,Sherman的個性有些害羞。出席時裝秀時,她總是快步走入,不稍作停留。「我不想要跟攝影師有任何眼神接觸,我不想要他們認為我在等他們拍我,天哪!絕對不要!」她說道。

熱門相關文章

除了涉獵藝術、時尚領域之外,如今已屆62歲的Sherman還是一位社會學家,因此,我們的「跟風計劃」也自然地像是她的研究延伸一樣。Sherman說:「每一個新的計劃都是一個新挑戰,我必須試著想出一些新面孔和花樣,這能讓我的靈感湧現。」

計劃一開始,我們讓Sherman追蹤一些在Instagram上的街拍紅人,她的反應十分有趣:「那些帳號真的讓我很厭煩。你想想看,他們弄髮上妝,帶著一個跟拍攝影師旅行,其實只是要去找自己在洛杉磯的姊妹?」她還說道:「那些根本不是自拍,全都是精心設計好的。有些人還能為此賺一筆廣告財,這就是生意我懂,但一切就是不太對勁,我認為他們太自我感覺良好了。」

不過在這些帳號之中,Sherman還是得到了一些靈感。「我想盡量低調一點不被發現我在模仿,所以我換了髮色、風格等等,但總覺得我看起來不像我。要抓到『跟風』的精髓真得很難。首先,我不太會用閃光燈,每次用總是把照片拍糊。但我喜歡挑戰極限,因為這能讓我試圖突破框架思考。」

練習擺姿勢時,Sherman很快地得到要領,像是她身穿Palais de Tokyo in J.W Anderson的照片就讓人眼睛為之一亮。不過她說:「把這些照片排排放在一起看,我的反應就是:這是誰?這是什麼?我?真的假的?」

當然,衣服能讓Sherman變成各種女孩的風格。Sherman說:「我從來都不是個標準身材的人。」比如她穿著Proenza Schouler的短裙時,裙襬都到她的小腿肚了。但她倒是對一套綠色的Gucci很喜愛,「除了我的眼球和嘴巴,我想把那套全穿上身!」。

對於Chanel的水彩色造型,她則說:「噢!褲子外面再穿裙子真的蠻有趣的,但我怎麼覺得我很像穿著腳受傷的人穿的支架?」換上Marc Jacobs後,她說:「除了超級長之外,我還蠻喜歡這個造型的,上面布滿了嚇人的臉真的很古怪,還有靴子非常的令人驚艷。」而一套Dolce & Gabbana的服裝,則讓她覺得:「別人會覺得這女的在大都會博物館前舉步不前,就是在等別人來拍照吧!不過我挺愛這套絲質的寬大睡衣的。」對於Miu Miu她的評價是:「陰和陽!」對於最後一套Prada,她表示:「它穿在模特上很有型,但穿在我身上看起來很不討喜。」

Sherman是第一位與高端時尚合作的藝術家之一,她說:「九零年代早期時,我和Harper's Bazaar就合作過。他們給我送來了一堆衣服,告訴我它們任我處置,之後我就開始看時尚雜誌,時髦的照片總是能引起我的興趣。」

時尚當然是讓自己改變的一個好方法。她說明:「80年代中期, Comme des GarçonsCastelbajacGaultier,這些牌子才剛剛出來,我就幫他們拍照片。那些衣服真的非常古怪,尤其是Comme des Garçons,造型上有許多洞和撕裂孔,有一點點醜,但我備受啟發。那時候,人們還沒像現在那樣有品牌迷思。」

Sherman相當早慧,70年代中期就憑著"Untitled Film Stills"系列照片成名。(Untitled Film Stills系列共69件作品,她在作品中體現了各種女性刻板印象)在家中5個兄弟姊妹中,Sherman是最小的,也因此,她一開始拍照其實只是為了吸引注意。她回憶道:「當我出社會時,他們都已經結婚生子了,拍照對我來說是一個方法,就好像是在喊著:『我在這裡!別忘了我!』」Sherman認為,她的父母至今可能還是搞不清楚她到底在做些什麼。「當我上大學時,我媽就叫我上些教育課程,好當個老師。當我小有成就時,我想他們才開始相信這跳路是可行的。」

如今,Sherman的成就早已睥睨群雄。2012年,她在紐約的當代藝術博物館辦了自己的作品回顧展;2011年,她於1981年創作的作品Untitled #96389萬美元的價格,在佳士德拍賣會賣出。那麼她是否依然野心勃勃呢?她回答:「我希望能從工作中得到快樂,因為這其實也是個最難的挑戰。我對自己很嚴格,但大家總是對別人的失敗幸災樂禍,這對藝術家來說是個常見的問題。藝術家很容易在達到高峰後就畫地自限。當我發現我在走老路的時候(或正要走上老路),就是我該轉移陣地的時候了。」

但每當作品完成時,Sherman會將作品融入到自己的生命之中,形塑新的自我,她通常會騎著腳踏車繞曼哈頓,或是走出位於長島的家門,到雞舍撿蛋。當她感到枯竭時,她會去做德式健康spaSherman最後說道:「我不自拍。我很少用手機來拍照,要提醒自己拍照真的很難。時間一去不返,我不太去想那些有的沒的。」

也許有一天,Sherman抓到竅門後會變成一個名副其實的街拍明星,但她對此表示:「那人們不就會來按我讚或在下面留言?還會有些粉絲。」她笑著說:「那我想要一大堆粉絲。」

來自BAZAAR US

分享留言

More from Harper's BAZAAR Taiwan:
藝術漫談
分享
走入海洋的哀愁:沒有魚翅買賣就沒有濫捕殺害
「沒有魚翅買賣,就沒有濫捕殺害!」尤其漁民獵捕鯊魚的過程令人不寒而慄,他們在割去可以做為魚翅的鯊魚鰭後,會將魚身拋回大海,鯊魚只能逕自地在海底腐爛死去,此舉不只傷害海洋生態平衡,更是以不人道的方式在濫捕鯊魚。
藝術漫談
分享
【獨家專訪】透過Lady Dior走入藝術家劉致宏的夏夜記憶
BAZAAR Taiwan受邀造訪劉致宏的工作室,聽他親自述說如何為《Lady Dior As Seen By》藝術展創造出《夏夜行》......
藝術漫談
分享
Trash-Art用垃圾推起的時尚藝術大賞
面對逐漸被垃圾淹沒的環境空間,對此現象感到危機的藝術家紛紛於各自生活的國家投入『Trash-Art』計劃,盼著藉由這些「美」的設計與包裝,吸引更多人正視環境議題。
藝術漫談
分享
從《Lady Dior As Seen By》藝術展,發現他們眼中的Lady Dior
行旅過上海、北京、東京、米蘭、香港、巴西與首爾,歷經六個年頭,《Lady Dior As Seen By》藝術展終於造訪台灣。不單只展出先前巡迴各國的大師之作,你也能在其中遇見台灣藝術家對Lady Dior的另一種想像。
藝術漫談
分享
連批評都能賣!兩世紀後Jane Austin仍然在文壇依舊呼風喚雨
傳奇女作家,從不屈意奉承的她,不會為了別人為了場面說出有違內心的白色謊言,這是向來直言不諱的JANE AUSTEN。
藝術漫談
分享
Allison Morris透過攝影反諷傳統理想女性的印象"Pretty, Please!"
第一眼撇見Allison...
藝術漫談
分享
《破身影》特展從歷史出發,回到台灣90年代的次文化世代
九零年代的台灣,正處於藝術創作猛烈發展的時代。在自我文化意識強烈的薰陶下,藝術家利用政治美學,烙印出許多反社會的實踐,而如今我們透過文本、歷史檔案,回頭審視這抹「布羅肯鬼影」。
藝術漫談
分享
打破Tate Britain美術館觀展人數,藝術家David Hockney特展巡迴下一站
David Hockney累積29年作品的首次回顧展,便創下泰特美術館最多觀展人次紀錄,三個月內吸引近50萬名藝術愛好者共襄盛舉。
藝術漫談
分享
黑白之永恆:3位Instagram攝影師鏡頭下的語言
在相機最原始發明的時期,黑白是唯一攝影師可以選擇的顏色。然而,即使時代變遷,黑白攝影依舊秉持著獨特魅力吸引著部份攝影師,Bazaar挑選出三位instagram上崇尚黑白照片的攝影師們,一起帶你進入時空中的永恆。
藝術漫談
分享
辛辣嘲諷與現實人生的距離:劇作家Edward Albee
2016年9月6日,才華洋溢的劇作家Edward Albee驟然離世,伴隨著蘇富比即將為他舉辦專場拍賣其藝術珍藏,我們將回顧他筆鋒如刀但卻真切頗開現實人生血肉的作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