CINDY SHERMAN變身街拍明星

我們此行目的是:Bazaar和Sherman 將捏造出一個街拍明星!我們稱這個為「跟風計畫」。「我愛死這個計畫了。」Sherman身穿條紋T恤和花俏的Prada褲子,坐在桌旁如此說道。

熱門相關文章
Advertisement - Continue Reading Below

儘管時尚與藝術界對這位藝術家向來讚譽有加,但街拍對她來說仍是相當陌生的領域。除此之外,Sherman的個性有些害羞。出席時裝秀時,她總是快步走入,不稍作停留。「我不想要跟攝影師有任何眼神接觸,我不想要他們認為我在等他們拍我,天哪!絕對不要!」她說道。

熱門相關文章

除了涉獵藝術、時尚領域之外,如今已屆62歲的Sherman還是一位社會學家,因此,我們的「跟風計劃」也自然地像是她的研究延伸一樣。Sherman說:「每一個新的計劃都是一個新挑戰,我必須試著想出一些新面孔和花樣,這能讓我的靈感湧現。」

計劃一開始,我們讓Sherman追蹤一些在Instagram上的街拍紅人,她的反應十分有趣:「那些帳號真的讓我很厭煩。你想想看,他們弄髮上妝,帶著一個跟拍攝影師旅行,其實只是要去找自己在洛杉磯的姊妹?」她還說道:「那些根本不是自拍,全都是精心設計好的。有些人還能為此賺一筆廣告財,這就是生意我懂,但一切就是不太對勁,我認為他們太自我感覺良好了。」

不過在這些帳號之中,Sherman還是得到了一些靈感。「我想盡量低調一點不被發現我在模仿,所以我換了髮色、風格等等,但總覺得我看起來不像我。要抓到『跟風』的精髓真得很難。首先,我不太會用閃光燈,每次用總是把照片拍糊。但我喜歡挑戰極限,因為這能讓我試圖突破框架思考。」

練習擺姿勢時,Sherman很快地得到要領,像是她身穿Palais de Tokyo in J.W Anderson的照片就讓人眼睛為之一亮。不過她說:「把這些照片排排放在一起看,我的反應就是:這是誰?這是什麼?我?真的假的?」

當然,衣服能讓Sherman變成各種女孩的風格。Sherman說:「我從來都不是個標準身材的人。」比如她穿著Proenza Schouler的短裙時,裙襬都到她的小腿肚了。但她倒是對一套綠色的Gucci很喜愛,「除了我的眼球和嘴巴,我想把那套全穿上身!」。

對於Chanel的水彩色造型,她則說:「噢!褲子外面再穿裙子真的蠻有趣的,但我怎麼覺得我很像穿著腳受傷的人穿的支架?」換上Marc Jacobs後,她說:「除了超級長之外,我還蠻喜歡這個造型的,上面布滿了嚇人的臉真的很古怪,還有靴子非常的令人驚艷。」而一套Dolce & Gabbana的服裝,則讓她覺得:「別人會覺得這女的在大都會博物館前舉步不前,就是在等別人來拍照吧!不過我挺愛這套絲質的寬大睡衣的。」對於Miu Miu她的評價是:「陰和陽!」對於最後一套Prada,她表示:「它穿在模特上很有型,但穿在我身上看起來很不討喜。」

Sherman是第一位與高端時尚合作的藝術家之一,她說:「九零年代早期時,我和Harper's Bazaar就合作過。他們給我送來了一堆衣服,告訴我它們任我處置,之後我就開始看時尚雜誌,時髦的照片總是能引起我的興趣。」

時尚當然是讓自己改變的一個好方法。她說明:「80年代中期, Comme des GarçonsCastelbajacGaultier,這些牌子才剛剛出來,我就幫他們拍照片。那些衣服真的非常古怪,尤其是Comme des Garçons,造型上有許多洞和撕裂孔,有一點點醜,但我備受啟發。那時候,人們還沒像現在那樣有品牌迷思。」

Sherman相當早慧,70年代中期就憑著"Untitled Film Stills"系列照片成名。(Untitled Film Stills系列共69件作品,她在作品中體現了各種女性刻板印象)在家中5個兄弟姊妹中,Sherman是最小的,也因此,她一開始拍照其實只是為了吸引注意。她回憶道:「當我出社會時,他們都已經結婚生子了,拍照對我來說是一個方法,就好像是在喊著:『我在這裡!別忘了我!』」Sherman認為,她的父母至今可能還是搞不清楚她到底在做些什麼。「當我上大學時,我媽就叫我上些教育課程,好當個老師。當我小有成就時,我想他們才開始相信這跳路是可行的。」

如今,Sherman的成就早已睥睨群雄。2012年,她在紐約的當代藝術博物館辦了自己的作品回顧展;2011年,她於1981年創作的作品Untitled #96389萬美元的價格,在佳士德拍賣會賣出。那麼她是否依然野心勃勃呢?她回答:「我希望能從工作中得到快樂,因為這其實也是個最難的挑戰。我對自己很嚴格,但大家總是對別人的失敗幸災樂禍,這對藝術家來說是個常見的問題。藝術家很容易在達到高峰後就畫地自限。當我發現我在走老路的時候(或正要走上老路),就是我該轉移陣地的時候了。」

但每當作品完成時,Sherman會將作品融入到自己的生命之中,形塑新的自我,她通常會騎著腳踏車繞曼哈頓,或是走出位於長島的家門,到雞舍撿蛋。當她感到枯竭時,她會去做德式健康spaSherman最後說道:「我不自拍。我很少用手機來拍照,要提醒自己拍照真的很難。時間一去不返,我不太去想那些有的沒的。」

也許有一天,Sherman抓到竅門後會變成一個名副其實的街拍明星,但她對此表示:「那人們不就會來按我讚或在下面留言?還會有些粉絲。」她笑著說:「那我想要一大堆粉絲。」

來自BAZAAR US

分享留言

More from Harper's BAZAAR Taiwan:
藝術漫談
分享
回溯時代轉捩之際,藝術家邱承宏個展《時間的灰燼》
時間常是藝術家的作品靈感,但時間燃燒後的灰燼更是邱承宏獨特的創作語境。邱承宏以大理石、實木、粉塵拉出台灣一幕「時代切片」,用浮雕與裝置作品完成一趟劃時空的藝術探險。
藝術漫談
分享
平行時空中的迴圈人生,陳萬仁個展《旋轉世界的靜止點》
「在那旋轉世界的靜止點,既不是血肉,也不是血肉全無;既不是從哪裡來,也不是往哪裡去。在靜止點上,那裡正在舞蹈。然而既非阻止也非運動,別稱它為固定性,那裡過去和將來匯集在一起⋯⋯」——諾貝爾文學獎詩人T.S. Eliot
藝術漫談
分享
吳華專欄:在老教堂看不尋常的新花窗
神聖莊嚴的教堂裡,許多建築細節都蘊含宗教與歷史意義,而其中的花窗,亦在傳遞神的旨意之外展現時興的藝術風格,但如果是由當代藝術家們來重新詮釋,又能透過花窗看見什麼樣的藝術風景呢?
藝術漫談
分享
回望攝影大師鉅作,紐約大都會博物館特展《Irving Penn:百年紀念》
除了為超模愛妻Lisa Fonssagrives-Penn留下多張時裝攝作,開創棚拍風尚,攝影大師Irving Penn更以獨到的線條與構圖,精準紀錄跨世紀的文化脈動。
藝術漫談
分享
倒數三個月!《冰與火之歌:權力遊戲》第七季戲服搶先亮相
HBO近期發布了2017年最具看點的宣傳片,更拋出多顆彩蛋,大方透露最新一季《冰與火之歌:權力遊戲》主角們正式迎向「凜冬將至」的最新造型;而某位在第六季與大家告別的角色,也在片中悄悄現身,這是否偷偷預言著什麼...
藝術漫談
分享
BAZAAR總編輯Glenda Bailey的時尚行銷學
這位溫暖幽默的英國女性,在21世紀初擔起引領BAZAAR走出低潮期的重責大任,思考力相當全面的Glenda Bailey,不只重新拉抬起這在出版史上最悠久時尚王朝的藝術水平,所帶動的營收數字也讓Hearst媒體集團的管理高層心服口服。
藝術漫談
分享
藉微光照見當代社會縮影,攝影家聯展《微光闇影》
近期北美館以攝影聯展接棒雙年展氣勢,多組珍貴影像此時「曝光」,不僅帶領觀眾檢視台灣近代文化、政經洪流,也重新探索當代唾手可得的影像,在紀錄之外的本質與哲思。
藝術漫談
分享
吳華專欄:現當代受建築啟發的藝術
高明的建築師會巧妙運用藝術語言使其作品具有文化價值;反之,藝術家們也會由建築尋求欲啟發創作的靈光。在現當代中便有不少藝術家分別透過平面畫作與立體裝置,融合建築特色或以其結構性,轉化為他們的標誌性代表作。
藝術漫談
分享
台灣國際藝術節TIFA邀你走入時差幻境
每年總讓藝文雅好者搶先在記事本標註的台灣國際藝術節於本月3日開場。此屆以名家齊奏的序曲拉出第一道天光,接著迎接由多檔節目交織而成的航線。輕鬆一點,這趟劇場旅行無需Buckle Up,出示你的入場證明,開始倒數時差變換的瞬間,準備一窺兩廳院過去與現在的時光。
藝術漫談
分享
新生代巨星Hailee Steinfeld的文化私品味
14歲時便獲得奧斯卡提名肯定的Hailee Steinfeld,不僅是當今影壇中特別搶眼的年輕臉龐,歌唱事業也受到矚目。而除了她在紅毯與舞台上美麗動人的那一面,工作之餘的Steinfeld有什麼生活小嗜好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