CINDY SHERMAN變身街拍明星

我們此行目的是:Bazaar和Sherman 將捏造出一個街拍明星!我們稱這個為「跟風計畫」。「我愛死這個計畫了。」Sherman身穿條紋T恤和花俏的Prada褲子,坐在桌旁如此說道。

熱門相關文章
Advertisement - Continue Reading Below

儘管時尚與藝術界對這位藝術家向來讚譽有加,但街拍對她來說仍是相當陌生的領域。除此之外,Sherman的個性有些害羞。出席時裝秀時,她總是快步走入,不稍作停留。「我不想要跟攝影師有任何眼神接觸,我不想要他們認為我在等他們拍我,天哪!絕對不要!」她說道。

熱門相關文章

除了涉獵藝術、時尚領域之外,如今已屆62歲的Sherman還是一位社會學家,因此,我們的「跟風計劃」也自然地像是她的研究延伸一樣。Sherman說:「每一個新的計劃都是一個新挑戰,我必須試著想出一些新面孔和花樣,這能讓我的靈感湧現。」

計劃一開始,我們讓Sherman追蹤一些在Instagram上的街拍紅人,她的反應十分有趣:「那些帳號真的讓我很厭煩。你想想看,他們弄髮上妝,帶著一個跟拍攝影師旅行,其實只是要去找自己在洛杉磯的姊妹?」她還說道:「那些根本不是自拍,全都是精心設計好的。有些人還能為此賺一筆廣告財,這就是生意我懂,但一切就是不太對勁,我認為他們太自我感覺良好了。」

不過在這些帳號之中,Sherman還是得到了一些靈感。「我想盡量低調一點不被發現我在模仿,所以我換了髮色、風格等等,但總覺得我看起來不像我。要抓到『跟風』的精髓真得很難。首先,我不太會用閃光燈,每次用總是把照片拍糊。但我喜歡挑戰極限,因為這能讓我試圖突破框架思考。」

練習擺姿勢時,Sherman很快地得到要領,像是她身穿Palais de Tokyo in J.W Anderson的照片就讓人眼睛為之一亮。不過她說:「把這些照片排排放在一起看,我的反應就是:這是誰?這是什麼?我?真的假的?」

當然,衣服能讓Sherman變成各種女孩的風格。Sherman說:「我從來都不是個標準身材的人。」比如她穿著Proenza Schouler的短裙時,裙襬都到她的小腿肚了。但她倒是對一套綠色的Gucci很喜愛,「除了我的眼球和嘴巴,我想把那套全穿上身!」。

對於Chanel的水彩色造型,她則說:「噢!褲子外面再穿裙子真的蠻有趣的,但我怎麼覺得我很像穿著腳受傷的人穿的支架?」換上Marc Jacobs後,她說:「除了超級長之外,我還蠻喜歡這個造型的,上面布滿了嚇人的臉真的很古怪,還有靴子非常的令人驚艷。」而一套Dolce & Gabbana的服裝,則讓她覺得:「別人會覺得這女的在大都會博物館前舉步不前,就是在等別人來拍照吧!不過我挺愛這套絲質的寬大睡衣的。」對於Miu Miu她的評價是:「陰和陽!」對於最後一套Prada,她表示:「它穿在模特上很有型,但穿在我身上看起來很不討喜。」

Sherman是第一位與高端時尚合作的藝術家之一,她說:「九零年代早期時,我和Harper's Bazaar就合作過。他們給我送來了一堆衣服,告訴我它們任我處置,之後我就開始看時尚雜誌,時髦的照片總是能引起我的興趣。」

時尚當然是讓自己改變的一個好方法。她說明:「80年代中期, Comme des GarçonsCastelbajacGaultier,這些牌子才剛剛出來,我就幫他們拍照片。那些衣服真的非常古怪,尤其是Comme des Garçons,造型上有許多洞和撕裂孔,有一點點醜,但我備受啟發。那時候,人們還沒像現在那樣有品牌迷思。」

Sherman相當早慧,70年代中期就憑著"Untitled Film Stills"系列照片成名。(Untitled Film Stills系列共69件作品,她在作品中體現了各種女性刻板印象)在家中5個兄弟姊妹中,Sherman是最小的,也因此,她一開始拍照其實只是為了吸引注意。她回憶道:「當我出社會時,他們都已經結婚生子了,拍照對我來說是一個方法,就好像是在喊著:『我在這裡!別忘了我!』」Sherman認為,她的父母至今可能還是搞不清楚她到底在做些什麼。「當我上大學時,我媽就叫我上些教育課程,好當個老師。當我小有成就時,我想他們才開始相信這跳路是可行的。」

如今,Sherman的成就早已睥睨群雄。2012年,她在紐約的當代藝術博物館辦了自己的作品回顧展;2011年,她於1981年創作的作品Untitled #96389萬美元的價格,在佳士德拍賣會賣出。那麼她是否依然野心勃勃呢?她回答:「我希望能從工作中得到快樂,因為這其實也是個最難的挑戰。我對自己很嚴格,但大家總是對別人的失敗幸災樂禍,這對藝術家來說是個常見的問題。藝術家很容易在達到高峰後就畫地自限。當我發現我在走老路的時候(或正要走上老路),就是我該轉移陣地的時候了。」

但每當作品完成時,Sherman會將作品融入到自己的生命之中,形塑新的自我,她通常會騎著腳踏車繞曼哈頓,或是走出位於長島的家門,到雞舍撿蛋。當她感到枯竭時,她會去做德式健康spaSherman最後說道:「我不自拍。我很少用手機來拍照,要提醒自己拍照真的很難。時間一去不返,我不太去想那些有的沒的。」

也許有一天,Sherman抓到竅門後會變成一個名副其實的街拍明星,但她對此表示:「那人們不就會來按我讚或在下面留言?還會有些粉絲。」她笑著說:「那我想要一大堆粉絲。」

來自BAZAAR US

分享留言

Read Next:
藝術漫談
分享
吳華專欄:直島,你去過了嗎?
不是繁華大城市,也沒有壯麗成畫的天然景致,但直島與豊島獨一無二的藝術魅力,讓造訪過的人還想回去,並建議還沒去過的人一定得親臨現場。
藝術漫談
分享
不一樣又怎樣!BAZAAR傳奇時尚編輯Diana Vreeland
不遵循上流淑女的成長之道,只因認為靠自己開創的人生才痛快;在裸露仍被視為傷風敗俗的40年代,直言Bikini是繼原子彈後最重要的發明;誠實面對自己並極力宣揚:「盡情自曝其短,讓缺陷成為身上最美的部分!」——《Harper's...
藝術漫談
分享
深藏於理性的感性,藝術家吳東龍參展新加坡藝博
藝術家吳東龍說:「抽象藝術最有意思的是畫裡空間的趣味,它的模糊的狀態、暗示性的呈現。」好比一幅靈感源自木酒桶的棕色調畫作,箇中滋味在於觀者可邊看邊想起木頭的觸感,也可能興起啜飲一杯咖啡的感受。
藝術漫談
分享
時尚雜誌先驅──《Harper's BAZAAR》的優雅誕生
於1897年創刊的《Harper's BAZAAR》,是史上最早透過時尚角度解析女性的刊物之一。在開啟150周年慶祝之際,我們回到最初的源頭,回顧雜誌創辦的歷史及初衷。
藝術漫談
分享
從《桃花源・跡》看東方哲學與西太后的藝術對話
在上海K11的《Get A Life》特展,除了有Vivienne Westwood要復興你的生活,也別具巧思地規劃《桃花源・跡》當代藝術展,由七位藝術家的眼光窺探現代桃花源的另類思維。
藝術漫談
分享
再一次仰望傳奇,《David Bowie Is》特展2017登陸東京
這將可能是David Bowie逝世後,近距離貼近他人生的好機會...
藝術漫談
分享
筆記台灣藝術史,新樂園20周年特展《類似過於喧囂的孤獨》
既要持續開闢實驗性創作舞台,又得在過去的時間洪流中,定位自身存在,如此變與不變中拉鋸的成長過程,正是新樂園藝術空間透過紀念特展所欲探尋的本土文化核心。
藝術漫談
分享
當西太后的烏托邦遇上東方桃花源
曾開著坦克直達前英國首相家門前力抗不當天然氣開採、讓Kate Moss衣不蔽體邊吃雪糕邊走秀的Vivienne Westwood,這次在上海K11舉辦的《Get A Life》展,將與七位中國藝術家聯手,來一場全方位的環保、時尚與藝術革命!
藝術漫談
分享
渲染絹彩動物的情感,張惠文個展《盛宴》
當人們備好聖誕樹與大餐等待伴侶回家,藝術家張惠文筆下的動物也正吃壽司、釀紅酒,像難得團聚的人們珍惜時光。年末行程中不妨加上一場海獺、企鵝和花豹都將出席的視覺饗宴吧,看擬人化動物如何詮釋關係間的撲朔迷離。
藝術漫談
分享
名椅的設計狂想,《 7 Cool Architects》特展
主角《七號椅》可說早有一票忠實擁戴者,但卻是60年後難得在不同設計師手下再現百變風貌。現在它正來訪台灣,邀你一睹當代設計的格調,也向已逝的丹麥巨擘Arne Jacobsen致敬!