連批評都能賣!兩世紀後Jane Austen仍然在文壇依舊呼風喚雨

傳奇女作家,從不屈意奉承的她,不會為了別人為了場面說出有違內心的白色謊言,這是向來直言不諱的JANE AUSTEN。

熱門相關文章

你沒見過的酸民版Jane Austen

即便在她逝世200年後,Jane Austen仍然是文壇中最古靈精怪的聲音,然而在出版作品之外其實也可以看到她詼諧而風趣的一面──一封寫給姪女的信件,內容充滿了針對她的職場同僚作家的作品砲火猛烈的批評,才剛在拍賣會以十六萬兩千五百歐元高價售出!

傳奇女作家,Jane Austen。
Advertisement - Continue Reading Below

西元1812年,10月29日及30日,Austen致信給她的姪女,Anna Lefory,信中極盡諷刺之能事的嘲笑了Rachel Hunter的哥德式小說《麥克萊恩夫人,惡行的受害者 Lady Maclairn, the Victim of Villainy》。

內容是一封假設性寫給Rachel的信件,字裡行間滿溢出Austen的嘲諷和不屑。

Jane Austen當時寫給姪女Anna Lefory的信。

充滿機智的浮誇批評

熱門相關文章

「Jane Austen小姐卑微的祈求她最真摯的感謝之意能夠傳達給居住在Norwich的Hunter女士。」信件一開始就是如此一句來勢洶洶的酸言酸語。在Anna大概描述這套書成功寄售的地點(即能夠接受這本書的市場)時,Austen特別突出的加註她對Hunter浮誇風格的嘲笑:

「Jane Austen小姐滿心讚嘆的拜讀了Hunter的珍貴手稿,並情不自禁淚濕滿滿書頁,就如同Hunter小姐所期待見到的,充滿感動喜樂的淚水,讀者的真實反映」

媒體Bustle指出,《麥克萊恩夫人,惡行的受害者 Lady Maclairn, the Victim of Villainy》總共包含四集,涵蓋整整700頁,所以Jane Austen所述的誇張情形,淚濕整整700頁書稿,根本不可能發生,所以這絕對並非Austen看完Hunter的作品所發的真實評論,尤其是她又強調了:

「如果Hunter女士可以感受到Austen對這個故事的狂熱喜愛,她絕對會足夠仁慈的為Austen紆尊降貴提筆繼續以Flint一家人創作遠超出四部曲的長篇作品。」

縱使Austen和Lefory承認他們其實蠻享受這套作品的──可比喻為,我們如今會在沙灘上做日光浴時,純然用來消磨時光,雖然正在閱讀,卻又毫不留情的想為無聊的狗血劇情翻白眼,類似現今便利商店裡總裁系列言情小說那種,純粹只是浪費時光又品味廉價的閱讀選擇

純為消磨時間的Beach Reading。

蘇富比拍賣提供的資料裡顯示:Anna的女兒- Fanny-Caroline Lefroy-特別指出了這套作品為一部「母親和Austen閱讀後,姑姪間不斷大肆嘲笑:這部小說味同嚼蠟,但又毫不憐憫讀者的寫得那麼長;根本是最為令人讀來疲勞;毫無內容可言的乏味小說」。Anna更特別說:

「母親和Austen的批評跟嘻笑,根本就是對這部陳述相同人物,所發生的相同故事,遠超越三次的小說,最無足輕重的傷害」

Austen十分沉浸於嘲諷其他女性作家那種不切實際且情感過度氾濫的哥德式情節」── Janet Todd,一位為康橋大學學生報處理Austen的完成作品主題的編輯,向媒體The Guardian形容Austen為

「她充分了解自己的文字所能產生的力量──並且大概也學得了一個道理,別浪費時間在那些當代作家,用豪無意義的冗贅浪漫情感文字,堆砌起來虐待讀者的作品上」。

被競價肯定的嘲弄

而Austin在文壇上足以呼風喚雨的份量,仍然在今日喚起閱讀族群清晰的迴響。蘇富比本來估計這封信件大概足以喊價到八萬歐元至十萬歐元,但實際上卻以超過預期的十六萬兩千五百歐元拍賣出去了!

毫無疑問的,這拍賣結果,的確是對Hunter女士嘔心瀝血之作,最為殘酷切膚的評價啊!而對Jane Austen來說,他則成為史上最有價值的酸民!

Jane Austen至今仍在文壇佔有無可撼動的地位。

Related Article
Related Article

分享留言

More from Harper's BAZAAR Taiwan:
藝術漫談
分享
當代時尚攝影大師 Erik Madigan Hec透過觀景窗勾勒炫目影像詩篇
「我不認為自己是一位時尚攝影師,而是一位視覺藝術家。」
藝術漫談
分享
【專訪】色彩斑斕的彩繪人生:克里斯多插畫森林作者的漫漫創作路
邁入第七年的創作歷程,回顧前兩年的創作生活並不怎麼平穩,只是靠著傻勁慢慢的畫自己喜歡的作品、慢慢的經營粉絲團,至今已經擁有20萬粉絲的克里斯多插畫森林作者Crystal說:「如果你覺得夢想好遠又好近,那就慢慢來去做吧!」
藝術漫談
分享
誰還所謂典型嗎?《非典人類》用藝術角度重新解讀科技
當科技逐漸成為社會主宰,讓藝術家開啟不一樣的思索...
藝術漫談
分享
荏苒歷史中的邂逅—側記國美館「硬蕊/悍圖」展
既有對前頭的回顧,也有對個別的肯定,暢所欲言的「硬蕊/悍圖」在眾人的見證下,揭露了其獨特性與代表性。
藝術漫談
分享
Benjamin Von Wong對環境的抗議—擱淺在寶特瓶海的人魚
當這片蔚藍大海不再清澈;當人類污染大自然的一切,傳說裡人魚是否為了逃離污染而擱淺在不純淨的沙灘。
藝術漫談
分享
Hermès與你相約奇境漫遊,探訪典雅巴黎的魔幻時刻
巡迴過倫敦、巴黎、杜拜、首爾等重要城市的《Wanderland奇境漫遊展》,將在九月領著你進入法式奇幻異境。
藝術漫談
分享
吳華專欄:在柏林,當然要騎腳踏車逛展覽
當圍牆倒塌後,路旁哨站上的政治口號轉化成藝術作品,冷戰時期的街頭塗鴉成為在地的原生藝術,整個柏林就是藝術家們揮灑創意的無邊界畫布。
藝術漫談
分享
【專訪】時尚與插畫的結合—Connie Lim的厭世美學
翻閱時尚雜誌之時,是否曾看過以手繪呈現的迷人插畫呢?跟著Bazaar一起觀賞這位時尚插畫家Connie Lim筆下的獨特魅力。
藝術漫談
分享
俯拾生活的美好─Snob相遇超現實藝術家Tishk Barzanji
2017年夏天,複合精品品牌Snob攜手倫敦視覺藝術家Tishk Barzanji,以「"I deconstruct. Then I reconstruct. 我解構,而後重新建構」展覽,細膩解構、重塑每一幕平凡光景,帶給人們最不一般的美好感受。
藝術漫談
分享
走入海洋的哀愁:沒有魚翅買賣就沒有濫捕殺害
「沒有魚翅買賣,就沒有濫捕殺害!」尤其漁民獵捕鯊魚的過程令人不寒而慄,他們在割去可以做為魚翅的鯊魚鰭後,會將魚身拋回大海,鯊魚只能逕自地在海底腐爛死去,此舉不只傷害海洋生態平衡,更是以不人道的方式在濫捕鯊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