邱錦榮專欄:英國文豪的十四行詩

在那些傳世劇作之外,Shakespeare的十四行詩亦是文學界的永恆瑰寶,不僅可在詩文裡體會精妙詞藻所烘托出的氛圍以及聲韻構築的節奏之美,還能從中探尋莎翁的生命軌跡。

看更多 worldreadingday
20 articles
李明璁專欄:下一頁,翻閱自己
李明璁專欄:書中奇觀
吳爾芙與BAZAAR:〈拉賓夫婦〉文選

起源於義大利的Sonnet,是以十四行文字寫成的短詩、小歌謠,常被稱為十四行詩或音譯為商籟,於十三世紀逐漸成為一種定型的詩體。十四世紀的詩人Francesco Petrarca以十四行詩體向他仰慕的女性Laura傾訴愛戀,成為義大利十四行詩的代表。此一詩體後來傳佈到歐洲各國,在十七世紀的英國尤其盛行,其中又以1609年出版的Shakespeare 154首十四行詩為冠冕。

Advertisement - Continue Reading Below

在詩裡行間中追尋莎翁

Shakespeare十四行詩中的第1~126首是獻給一位年輕男性,莎翁稱之為「my lovely boy」; 而127~152首則寫給一位女士,他稱之為Dark Lady (黑髮女士)或Mistress (小姐、姑娘)。換言之,莎翁大部分的十四行詩是寫給一位男士的,因此令後世學者對他的性傾向充滿了想像和臆測。典型的十四行詩是由男性以第一人稱向他愛慕的女士訴說渴慕追求,抒發情感,但是在莎翁筆下,內容由情詩擴大到對生命多方面的關注,例如愛情、時間、死亡、藝術與傷逝,題材的樣貌豐富。

More From worldreadingday
20 articles
李明璁專欄:下一頁,翻閱自己
李明璁專欄:書中奇觀
吳爾芙與BAZAAR:〈拉賓夫婦〉文選
【BAZAAR SALON】王艾莉 X 郝廣才:閱讀.設計.相對論
焦元溥專欄:屢試不爽的賣座公式

詩歌在文學中本是最神秘、隱私的一種文類,一般認為詩歌與寫詩之人有緊密的連結,因此許多學者認為莎翁的十四行詩應該有自傳的況味,他們企圖透過詩串分析其人格品質及生平,並且作為瞭解他所寫的38齣劇本的一條途徑。莎翁十四行詩的神秘深邃如磁石般吸引後世研究者不斷地解讀他情感的歸屬,拼湊他生命的梗概。

19世紀插畫家John Gilbert為莎翁的十四行詩所繪製的插圖

體會十四行詩的美好

如同中文的唐詩、宋詞,十四行詩的格律、押韻皆有規範,但隨著歷史演變,這些定型的格律也有所改變。而簡短且意義完整的十四行詩,非常適合朗誦,但需特別注意每一字的輕、重音節以及行尾的押韻。讀詩不需求甚解,也不可能有完全的理解,而宜享受聲音的悅耳,咀嚼詞藻之美,沈浸在音節起伏的律動中。我們可由<Sonnet 18>來一同賞析:

Shall I compare thee to a summer's day?

Thou art more lovely and more temperate:

Rough winds do shake the darling buds of May,

And summer's lease hath all too short a date:

Sometime too hot the eye of heaven shines,

And often is his gold complexion dimmed;

And every fair from fair sometime declines,

By chance or nature's changing course untrimm'd

But thy eternal summer shall not fade

Nor lose possession of that fair thou owes;

Nor shall Death brag thou wander'st in his shade,

When in eternal lines to time thou growest:

So long as men can breathe or eyes can see,

So long lives this and this gives life to thee.

我怎樣能把你比做夏日?

你比它更加可愛而溫婉:

疾風無情擊打五月嬌蕊,

夏季的租期如曇花一現。

有時天庭之眼照耀熾烈,

往往它的金光轉為陰暗;

一切美好不免凋零消謝,

聽憑機緣或時序的摧殘。

唯君永恆之夏永不凋零,

君之花容青春永駐長存;

死神難誇你徘徊其陰影,

因你定格在永恆的詩文。

但凡世間存氣息鑑文采﹐

此詩長存君亦與之同在。

莎翁對著他愛慕的對象傾心吐意,提醒他夏日雖然美好但韶光易逝;人生寄居於世,一生的壽命猶如租約,到期需要歸還,時間實非個人所能擁有,僅能短暫使用。世間生命雖有終點,莎翁自信他的詩歌可以流傳後世,而被愛慕者的美好容顏得以保存在這首詩裡,獲得不朽的生命。

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

邱錦榮

台灣大學外文系教授、文學院副院長,對Shakespeare與其文學有無比熱情,現為台灣莎士比亞學會秘書長,近年致力於莎劇教學,並積極地推廣Shakespeare作品於生活中普及化。

分享留言

More from Harper's BAZAAR Taiwan:
藝術漫談
分享
【BAZAAR SALON】王艾莉 X 郝廣才:閱讀.設計.相對論
為什麼我們需要閱讀?閱讀與設計有多密切的關係?讓王艾莉與郝廣才說給你聽。
表演與好書
分享
焦元溥專欄:屢試不爽的賣座公式
1910年問世的小說《歌劇魅影》不僅流傳百餘年,其後衍生的音樂劇版本亦廣為人知,就算是不雅好古典樂的人,至少也會在音樂課聽過〈The Music of the Night〉;但你知道這名曲中藏有《西部少女》的影子?甚至《歌劇魅影》整部劇還向《浮士德》與《費加洛婚禮》借了藝術魂魄?
專題專欄 Special topic
分享
【總編輯專欄】拒絕再當書的負心漢!
你多久讀一本書?又花多久的時間讀完一本書?我那忙碌的腦子,已經在過去一年多的時間裡,不知不覺地養成了閱讀的不良習慣――每本書只讀半本。現在,我決心改頭換面,重新做人,就從讀完一本書開始!
表演與好書
分享
李明璁專欄:書裡書外的優雅身影
將「閱讀」與「優雅」兩個詞搭配在一起雖然合拍,不過聽起來又讓人覺得有點假掰,但連當今最火熱的社群媒體Instagram都出現#hotdudesreading的熱門標籤,那我們細細地談論並品味閱讀的姿態,怎麼會是做作或老派!
藝術漫談
分享
【BAZAAR Salon】 王艾莉 x 郝廣才:閱讀文藝復興
為什麼我們需要閱讀?為什麼滑手機不算閱讀?讓王艾莉與郝廣才說給你聽。
表演與好書
分享
李明璁專欄:時尚閱讀實驗室
從Shakespeare、Harper Lee聊到Hemingway,也沒錯過張愛玲與向田邦子,許多人都好奇為什麼BAZAAR願意用大版面談文學與閱讀? 不單是如法國哲學家René...
表演與好書
分享
偷看他們的閱讀思維!名人的私房書單
除了Eddie Redmayne外,Natalie Portman與J.K.Rowling也要跟你分享她們的愛書!
表演與好書
分享
女性作家文摘:勇氣的紅臂章
就算在最黑暗的時期,女性仍舊找到繼續擦上唇彩的力量。
表演與好書
分享
從《理性與感性》到《半場無戰事》,閱讀李安鏡頭中的5部經典
經典改編電影向來吃力不討好,但從Jane Austen到張愛玲,從斷背山漂流至少年Pi,李安不僅沒讓書迷失望,更為影史劃下更多動人佳話。讓我們從銀幕回望5部文學,一窺傳奇作家與大導演的原創及改編視角。
表演與好書
分享
從《守望者》再回讀《梅岡城故事》
不僅因Harper Lee在年初的驟然離世,或是《守望者》繁體中文版正式出版,才要再翻開《梅岡城故事》,在這種族事件越演越烈的當今社會風氣中,更需靜下來好好思索關於梅岡的那些小城大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