邱錦榮專欄:英國文豪的十四行詩

在那些傳世劇作之外,Shakespeare的十四行詩亦是文學界的永恆瑰寶,不僅可在詩文裡體會精妙詞藻所烘托出的氛圍以及聲韻構築的節奏之美,還能從中探尋莎翁的生命軌跡。

看更多 worldreadingday
20 articles
王文華:閱讀帶給我們自由,也帶給我們安定
夏曼‧藍波安:我的身體就是海洋文學
李家同:閱讀能翻轉人生

起源於義大利的Sonnet,是以十四行文字寫成的短詩、小歌謠,常被稱為十四行詩或音譯為商籟,於十三世紀逐漸成為一種定型的詩體。十四世紀的詩人Francesco Petrarca以十四行詩體向他仰慕的女性Laura傾訴愛戀,成為義大利十四行詩的代表。此一詩體後來傳佈到歐洲各國,在十七世紀的英國尤其盛行,其中又以1609年出版的Shakespeare 154首十四行詩為冠冕。

Advertisement - Continue Reading Below

在詩裡行間中追尋莎翁

Shakespeare十四行詩中的第1~126首是獻給一位年輕男性,莎翁稱之為「my lovely boy」; 而127~152首則寫給一位女士,他稱之為Dark Lady (黑髮女士)或Mistress (小姐、姑娘)。換言之,莎翁大部分的十四行詩是寫給一位男士的,因此令後世學者對他的性傾向充滿了想像和臆測。典型的十四行詩是由男性以第一人稱向他愛慕的女士訴說渴慕追求,抒發情感,但是在莎翁筆下,內容由情詩擴大到對生命多方面的關注,例如愛情、時間、死亡、藝術與傷逝,題材的樣貌豐富。

More From worldreadingday
20 articles
王文華:閱讀帶給我們自由,也帶給我們安定
夏曼‧藍波安:我的身體就是海洋文學
李家同:閱讀能翻轉人生
韋宗成:細讀生活與歷史,既是觀察者,更是當事人
孫翠鳳:欣賞文學創作,能豐富我的戲曲表演與生活

詩歌在文學中本是最神秘、隱私的一種文類,一般認為詩歌與寫詩之人有緊密的連結,因此許多學者認為莎翁的十四行詩應該有自傳的況味,他們企圖透過詩串分析其人格品質及生平,並且作為瞭解他所寫的38齣劇本的一條途徑。莎翁十四行詩的神秘深邃如磁石般吸引後世研究者不斷地解讀他情感的歸屬,拼湊他生命的梗概。

19世紀插畫家John Gilbert為莎翁的十四行詩所繪製的插圖

體會十四行詩的美好

如同中文的唐詩、宋詞,十四行詩的格律、押韻皆有規範,但隨著歷史演變,這些定型的格律也有所改變。而簡短且意義完整的十四行詩,非常適合朗誦,但需特別注意每一字的輕、重音節以及行尾的押韻。讀詩不需求甚解,也不可能有完全的理解,而宜享受聲音的悅耳,咀嚼詞藻之美,沈浸在音節起伏的律動中。我們可由<Sonnet 18>來一同賞析:

Shall I compare thee to a summer's day?

Thou art more lovely and more temperate:

Rough winds do shake the darling buds of May,

And summer's lease hath all too short a date:

Sometime too hot the eye of heaven shines,

And often is his gold complexion dimmed;

And every fair from fair sometime declines,

By chance or nature's changing course untrimm'd

But thy eternal summer shall not fade

Nor lose possession of that fair thou owes;

Nor shall Death brag thou wander'st in his shade,

When in eternal lines to time thou growest:

So long as men can breathe or eyes can see,

So long lives this and this gives life to thee.

我怎樣能把你比做夏日?

你比它更加可愛而溫婉:

疾風無情擊打五月嬌蕊,

夏季的租期如曇花一現。

有時天庭之眼照耀熾烈,

往往它的金光轉為陰暗;

一切美好不免凋零消謝,

聽憑機緣或時序的摧殘。

唯君永恆之夏永不凋零,

君之花容青春永駐長存;

死神難誇你徘徊其陰影,

因你定格在永恆的詩文。

但凡世間存氣息鑑文采﹐

此詩長存君亦與之同在。

莎翁對著他愛慕的對象傾心吐意,提醒他夏日雖然美好但韶光易逝;人生寄居於世,一生的壽命猶如租約,到期需要歸還,時間實非個人所能擁有,僅能短暫使用。世間生命雖有終點,莎翁自信他的詩歌可以流傳後世,而被愛慕者的美好容顏得以保存在這首詩裡,獲得不朽的生命。

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

邱錦榮

台灣大學外文系教授、文學院副院長,對Shakespeare與其文學有無比熱情,現為台灣莎士比亞學會秘書長,近年致力於莎劇教學,並積極地推廣Shakespeare作品於生活中普及化。

分享留言

More from Harper's BAZAAR Taiwan:
表演與好書
分享
韋宗成:細讀生活與歷史,既是觀察者,更是當事人
閱讀的媒介不僅僅限於文字,更能透過圖畫,正如同閱讀的對象不應僅限於書本,更要透過生活。
表演與好書
分享
孫翠鳳:欣賞文學創作,能豐富我的戲曲表演與生活
孫翠鳳在舞台上英姿颯爽、氣宇軒昂的模樣,令人印象深刻,但大家可能很難想像,私底下的她,其實還有著愛看童書、漫畫,童心未泯的純真一面。
表演與好書
分享
伊格言:力量、精神與透視——閱讀世界的三道回音
在這個『碎片化閱讀』的時代,必須時時提醒自己,確實還有很多複雜事物、複雜情感、是與非之間的灰色地帶,是更適合用完整一本書的篇幅來表達的。
表演與好書
分享
黃男州:走在偉人的道路上,是閱讀普及化的推手
黃男州深受從小拜讀偉人傳記的影響,近年更致力推廣偏鄉兒童閱讀普及化;「生活裡沒有書籍,就好像沒有陽光。智慧裡沒有書籍,就好像鳥兒沒有翅膀。」
表演與好書
分享
楊佳嫻:文學的日常與熱情
在過去資訊不發達的年代,一個小孩的全世界可能僅僅是他所生活在的那幾條巷弄街坊,書本可以讓人跨越了生活的藩籬,進入到書籍所顯現的多樣貌的世界。
表演與好書
分享
莫那能:用動人的詩詞撫慰心靈
「或許我已經習慣於受苦受難的生活,特別是在養病期間,讓我有很充分的時間閱讀許多書籍,教會我如何使心靈跟意志力更加堅強。」
表演與好書
分享
囧星人:閱讀是生命歷程中不沉溺太可惜的體會
在身處於資訊大爆炸的這個年代,若能為自己安排一段全然排除外界紛擾的獨處時間,專注投入於閱讀世界,就像是將心靈洗滌淨化站。
表演與好書
分享
朱亞君:閱讀是探索自我 找到共鳴的靈魂
人都只能活一次,但藉著閱讀能幫助我們展開不同面向的人生,在別人的書裡面一次一次地經驗所有生而為人的快樂和痛苦-這應是閱讀最有趣的事情。
表演與好書
分享
蔡詩萍:安撫青年時期的孤獨
「閱讀在過去壓抑的年代,提供了一個想像與冒險的可能。」
表演與好書
分享
郝譽翔:永不孤獨的閱讀時光
閱讀在日常形成了一種消融不掉的陪伴感,每本書都是一名知音人,讓所有悲歡離合擁有傾訴與宣洩的對象;郝譽翔說:「因為閱讀,我一生都不會無依。」