邱錦榮專欄:英國文豪的十四行詩

​在那些傳世劇作之外,Shakespeare的十四行詩亦是文學界的永恆瑰寶,不僅可在詩文裡體會精妙詞藻所烘托出的氛圍以及聲韻構築的節奏之美,還能從中探尋莎翁的生命軌跡。

熱門相關文章

   起源於義大利的Sonnet,是以十四行文字寫成的短詩、小歌謠,常被稱為十四行詩或音譯為商籟,於十三世紀逐漸成為一種定型的詩體。十四世紀的詩人Francesco Petrarca以十四行詩體向他仰慕的女性Laura傾訴愛戀,成為義大利十四行詩的代表。此一詩體後來傳佈到歐洲各國,在十七世紀的英國尤其盛行,其中又以1609年出版的Shakespeare 154首十四行詩為冠冕。

Advertisement - Continue Reading Below

在詩裡行間中追尋莎翁

Shakespeare十四行詩中的第1~126首是獻給一位年輕男性,莎翁稱之為「my lovely boy」; 而127~152首則寫給一位女士,他稱之為Dark Lady (黑髮女士)或Mistress (小姐、姑娘)。換言之,莎翁大部分的十四行詩是寫給一位男士的,因此令後世學者對他的性傾向充滿了想像和臆測。典型的十四行詩是由男性以第一人稱向他愛慕的女士訴說渴慕追求,抒發情感,但是在莎翁筆下,內容由情詩擴大到對生命多方面的關注,例如愛情、時間、死亡、藝術與傷逝,題材的樣貌豐富。 

熱門相關文章

詩歌在文學中本是最神秘、隱私的一種文類,一般認為詩歌與寫詩之人有緊密的連結,因此許多學者認為莎翁的十四行詩應該有自傳的況味,他們企圖透過詩串分析其人格品質及生平,並且作為瞭解他所寫的38齣劇本的一條途徑。莎翁十四行詩的神秘深邃如磁石般吸引後世研究者不斷地解讀他情感的歸屬,拼湊他生命的梗概。

19世紀插畫家John Gilbert為莎翁的十四行詩所繪製的插圖

體會十四行詩的美好

如同中文的唐詩、宋詞,十四行詩的格律、押韻皆有規範,但隨著歷史演變,這些定型的格律也有所改變。而簡短且意義完整的十四行詩,非常適合朗誦,但需特別注意每一字的輕、重音節以及行尾的押韻。讀詩不需求甚解,也不可能有完全的理解,而宜享受聲音的悅耳,咀嚼詞藻之美,沈浸在音節起伏的律動中。我們可由<Sonnet 18>來一同賞析:

Shall I compare thee to a summer's day?        

Thou art more lovely and more temperate:      

Rough winds do shake the darling buds of May, 

And summer's lease hath all too short a date:      

Sometime too hot the eye of heaven shines,       

And often is his gold complexion dimmed;       

And every fair from fair sometime declines,       

By chance or nature's changing course untrimm'd   

But thy eternal summer shall not fade            

Nor lose possession of that fair thou owes;        

Nor shall Death brag thou wander'st in his shade,   

When in eternal lines to time thou growest:        

So long as men can breathe or eyes can see,       

So long lives this and this gives life to thee.       

我怎樣能把你比做夏日?

你比它更加可愛而溫婉:

疾風無情擊打五月嬌蕊,

夏季的租期如曇花一現。

有時天庭之眼照耀熾烈,

往往它的金光轉為陰暗;

一切美好不免凋零消謝,

聽憑機緣或時序的摧殘。

唯君永恆之夏永不凋零,

君之花容青春永駐長存;

死神難誇你徘徊其陰影,

因你定格在永恆的詩文。

但凡世間存氣息鑑文采﹐

此詩長存君亦與之同在。

莎翁對著他愛慕的對象傾心吐意,提醒他夏日雖然美好但韶光易逝;人生寄居於世,一生的壽命猶如租約,到期需要歸還,時間實非個人所能擁有,僅能短暫使用。世間生命雖有終點,莎翁自信他的詩歌可以流傳後世,而被愛慕者的美好容顏得以保存在這首詩裡,獲得不朽的生命。

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

邱錦榮

台灣大學外文系教授、文學院副院長,對Shakespeare與其文學有無比熱情,現為台灣莎士比亞學會秘書長,近年致力於莎劇教學,並積極地推廣Shakespeare作品於生活中普及化。

分享留言

Read Next:
藝術漫談
分享
吳華專欄:47年揮灑烈愛,Frida Kahlo
如果說由藝術取材作為一種致敬,Frida Kahlo可說是「被致敬」排行榜上的常駐女神,從Alberta Ferretti、Missoni以及Valentino,都曾將她奉為繆思。為何Frida Kahlo具有如此的魔力,能使不同時代的設計師們都一一臣服?
藝術漫談
分享
亞洲文藝匯流:ART KAOHSIUNG 2016
凝視塔燈在海面粼粼脈動,任耳邊迴盪著大船入港的鳴笛,第四屆高雄藝術博覽會,12月登場。
藝術漫談
分享
女人非弱者,攝影師Louise Dahl-Wolfe的鏡頭語言
身為女性攝影師的先驅之一,Louise...
藝術漫談
分享
穿透沉默:阿拉伯藝術家Hayv Kahraman
畫布上深刻的劃痕,女性輪廓哀傷凝視的臉孔,阿拉伯藝術家Hayv Kahraman的作品,敘述著戰爭流離的苦痛。運用阿拉伯女性作為被凝視的客體,她要世界看到,沉默背後最深沉而憂傷的力量。
藝術漫談
分享
拜訪Matisse和Picasso的知音,《Sergei Shchukin個人收藏展》
比起大收藏家Shchukin有限的生命,他收藏的藝術品為他延續亙久的足跡。此刻他的珍藏將前往巴黎Louis Vuitton基金會,和喜愛印象或立體畫派的你,一起穿越一世紀歷史煙雲,看平衡色調內的轟動。
藝術漫談
分享
藝術與時尚的華麗破格,《GUCCI 4 ROOMS》登場東京
Alessandro Michele出任Gucci藝術總監以來,相信品牌的怪誕與華麗,已在伸展台攫走你無數目光。但Gucci的破格演繹還沒完,此刻Michele走入亞洲,與藝術家跨文化打造虛擬實境展廳。
藝術漫談
分享
BAZAAR的甜姐兒 Audrey Hepburn
從影壇、時尚圈到全世界,幾乎沒有人不為Audrey Hepburn著迷,她的一顰一笑與良善美好,彷彿已是一種公共資產。但為什麼BAZAAR能說她是「我們的」呢?1957年她不顧經紀人反對而堅持演出的《甜姐兒》,劇本設定靈感就是來自於BAZAAR!
藝術漫談
分享
封面即藝術!藝術家Portis Wasp與六位女星的拼貼遊戲
以往皆以單一個人的面孔作為創作舞台,但為了BAZAAR ART封面,藝術家Portis Wasp進階挑戰解構再重組郭書瑤、曾之喬、宋芸樺、蔡黃汝、邵雨薇及連俞涵六位新生代女星的容貌。
藝術漫談
分享
2016 台北藝博,不容錯過的焦點藝術家
當各藝廊無所不用其極地拉展出最精銳的藝術家名單,欲尋求藏家們的青睞,也許這對初探藝博的藝術新鮮人會有些迷惘,建議不妨可從下面幾個重點先看起,或許萬事起頭也就不會太難!
藝術漫談
分享
BAZAAR的視覺藝術魔法師:Alexey Brodovitch
作家Truman Capote曾說過一段絕妙的評論:「提到香檳就浮現Dom Pérignon,若說到影像設計與編輯排版,只會想到Alexey...