從《守望者》再回讀《梅岡城故事》

不僅因Harper Lee在年初的驟然離世,或是《守望者》繁體中文版正式出版,才要再翻開《梅岡城故事》,在這種族事件越演越烈的當今社會風氣中,更需靜下來好好思索關於梅岡的那些小城大事。

看更多 讀一本書
20 articles
科技帶不走的人情與靈魂,醉心《老雜時代》百年庶民風貌
【專訪】不做想像中的公主:擁抱無畏青春的歐陽娜娜
燦爛鄰家女伶—林可彤,帶你用改變為失戀畫下句點

自1960年《梅岡城故事》問世,那正是非裔美國人Rosa Parks拒絕讓座給白人的民權事件發生後五年,適時地呼應了當時美國社會對於民權演進所發生的巨變。身為作者的Harper Lee就不僅僅是文學界的一份子,更是文化和歷史界中一個值得被劃記的重點。不過《梅岡城故事》會如此傑出的最大功臣,是書中人物的特質而不是政治, Harper Lee並未試圖對我們說教,她只是單純地讓筆下角色活起來,像是真實地活在你我的生活中,這般功力是很少有作者能夠做到。

Advertisement - Continue Reading Below

當守護她多年的律師姊姊Alice過世後,Harper出版了《守望者》,這是她在首部作品出版55年後才發表的第二部作品。或許看起來跟《梅岡城故事》毫無關聯,但其實《守望者》是《梅岡城故事》的最初草稿。當《守望者》的主故事線開始浮現時,你可能會驚呼:「Atticus 真的是個種族主義者嗎?」 很遺憾的, 這個極具影響力的角色的確會讓你感到有些幻想破滅(當然,Gregory Peck 在電影中所展現的魅力也為這角色加了不少分數)畢竟Atticus曾讓讀者相信歷史是站在正義這邊的。 但也不儘是如此,像是最近白人警方與黑人民眾之間的衝突,就是一個值得我們在閱讀《梅岡城故事》、《守望者》後重新思考的社會事件。

即便Harper Lee 在今年初已過世,但她依然會透過這兩本既奇妙又富有爭論的作品繼續陪伴著大家。

Related Article

Related Article

分享留言

More from Harper's BAZAAR Taiwan:
表演與好書
分享
週末時尚閱讀計畫!
時裝流行隨著歲月更迭來來去去,新潮流行又翻回復古復刻,經典,總是一再回到場上!流行的腳步容易追逐,但風潮的崛起卻難以預測,想進一步感受時尚脈動,體會背後的文化底蘊甚至引領風潮,需要從頭開始爬梳這條漫漫長路。縱觀完整時尚工業可是門專業本事,翻開書頁讓品牌與各代表人物化身敲門磚,任生...
表演與好書
分享
無畏捍衛女性主義:艾瑪華森的9本女力閱讀書單
熱愛閱讀的艾瑪華森曾經暫停一整年的演出工作,只為了能多吸收書本中所帶給她的知識養分,本人就如同她所飾演的成名角色-妙麗一般勤學不倦。尤其她同時進行演員工作與學業,卻能維持兩者出色的成績,目前已畢業於全球頂尖大學之一的布朗大學英國文學系的她,是當代最值得仿效學習的新時代女性之一,現...
表演與好書
分享
犀利的暖心律師–呂秋遠,陪伴你碰撞失戀的疼痛深淵
當一段關係戛然而止,有時來不及感到痛苦,隨著時間漸進的失戀曲線走到最低點時,往往會因為回憶太重、太疼痛,而停滯、而沒有了力氣。真實地去體會和面對這樣的情緒,喊過了痛,再一起站起來吧!
表演與好書
分享
魯蛇女神—丹妮婊姐,帶你灑脫迎戰失戀的傷心起點
我們總是喜歡用墨水洋洋灑灑人生的愛情劇本,有時卻不小心把淚水滴落攪和進去,躊躇在失戀的那段情節。但如果你願意,丹妮婊姐可以握著你的手,帶你用燦爛改寫失戀的起點。
表演與好書
分享
李明璁專欄:紙本雜誌之必要
當世界漸漸走向數位烏托邦,整體局勢看似對紙本雜誌越來越不利;但其實,它潛藏的能量,依然比你想得還要龐大。
表演與好書
分享
閱讀就是力量!各國領袖的書單推薦
在政治領袖的書單中,我們也許能偷偷窺見他們少為人知的那一面,如法國文豪Hugo說:「書籍是造就靈魂的工具。」而有哪些書,讓他們甘心徜徉想像,暫時擱置發號施令的天職呢?
表演與好書
分享
李明璁專欄:書與床與旅
如果你愛書成癡到曾出現過「夜宿圖書館」的渴望,這樣的奇思異想或許能在日本的「Book and Bed」被滿足。若未來有造訪東京、京都或是福岡,不妨就選擇睡在書與書之間吧。
表演與好書
分享
讀強納森法蘭岑《到遠方》的八個理由
你為什麼不…讀這本書?延伸BAZAAR標誌性的Why Don't You精神,我們要問問螢幕前的你,為什麼不隨著小說《自由》的作者,一起到達觀點、思想與閱讀的遠方?
表演與好書
分享
書寫當代失落—美國小說家強納森法蘭岑Jonathan Franzen
身為史上少數幾位登上《時代》雜誌封面的當代作家,著有《修正》、《自由》等知名小說作品的法蘭岑,要賦予文學作品更深刻宏觀的力量。
表演與好書
分享
李明璁專欄:下一頁,翻閱自己
藉由紙張所乘載的觸感與感觸,累積成時間獨有的溫度,你可以在相片與食物之外,用書本建構一個更特殊的日常紀錄方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