GREAT SCOT :十年高地精神

僅十年,Christopher Kane一路開創著自己的道路,直達時尚界頂端。除了在短短幾年內得到年度最佳設計師的肯定,包括Emma Watson和Michelle Obama都是他的粉絲。在聖馬丁藝術學院得到的影響、家中女人們帶來的啟發,以及深植於血液中的蘇格蘭精神,都是建構出這位少年天才的一部分。

熱門相關文章

Christopher Kane時常被誤解。

當然他會,這個少年天才在離開中央聖馬丁藝術學院(Central Saint Martins)時便已成名,而在之後幾年成長為同一時代最專注、受尊敬、具個人特質,且最常被模仿的設計師。

他以經過縝密考證的 "科學"與"性"主題、複雜的織法演進,以及嚴謹的完美主義著名。

他拒絕將衣服借給不精準符合他尺碼的名人。(而那些符合標準的包括Emma WatsonKeira Knightly Helena Bonham Carter,他也曾幫Michelle ObamaDuchess of Cambridge打理造型。)

Advertisement - Continue Reading Below

他說話直率、有自信,有時有點易怒。雖然品牌由Kering共同持有(這個集團亦同時經營Alexander McQueenStella McCartney),亦有一間由John Pawson設計的店舖坐落倫敦芒特街(Mount Street),他的工作室仍頑固的位於尚未繁盛的倫敦東北區(East End)角落。

在夏末的一個星期四下午,他大步走進位於東倫敦的Shoreditch House,帥氣的穿著一身黑,將Prada尼龍後背包丟在地上,陷進一張扶手椅後立即點了杯Aperol Spritz調酒。「我今天做了試衣,」他說,「還有一些瑜珈,試著不讓自己變胖。」

夢想得靠自己爭取的蘇格蘭精神

熱門相關文章

Kane有張溫暖、開朗的臉龐,以及在想要的時候,藍眼睛閃爍光芒的大大微笑。

他全身散發放鬆的自信,說話快速,帶著絲毫不想掩飾的濃厚蘇格蘭拉奈克郡腔。他有著清爽的自我解嘲式幽默,但只要話題轉向工作,便會立刻變的嚴肅。

人們時常不了解他的地方在於:當他的才華以一種貪婪、炙熱、吞噬一切的姿態在眾人面前燃燒盛放,真實的Christopher Kane,實際上友善、平常,擁有出乎意料的身心平衡,以及無懈可擊的禮貌。

「我的母親是個家庭主婦,並且非常反時尚,」他說,「她討厭花枝招展,討厭那之中的一切概念。這是非常蘇格蘭式的想,法:『看看她,多麼炫耀!』但我想不起任何不想從事這行的時候。

我是個自命不凡的孩子,一直以來一切都是關於時尚。我在一個藍領階級的環境長大,被教導如果你想要什麼,就必須走出去盡全力爭取;又是一個蘇格蘭精神。

我很幸運,因為我非常愛我的工作。在接下來的十年內,我仍然想要如此愛它。」

他的品牌在2006年和姐姐Tammy共同創立,她現在是他的創意總監。

整整十年前,他用自己的零用錢,買了一件Versace的粉紅橡膠禮服,讓她穿去高中畢業舞會。(「很明顯的,我父親說她不能穿著它走出房子。」)

而之後的一切都發生的飛快,Donatella Versace借他布料製作畢業作品一個大量運用尼龍蕾絲材質、往後被證明立下里程碑的系列並邀請他到米蘭,欽點他擔任副牌Versus的首席設計師。(她同時也提供一個Versace內部全職職位,但被禮貌的婉拒了。)

那年是2009年,當時,他已經是倫敦時裝周最炙手可熱的耀眼新星。2013年,在與Kering簽約後不久,他獲得British Fashion Awards頒發的Womanswear Designer of the Year。一切進展都快的令人瞠目結舌。

「我從一開始便將目標設的很高,我一直都很有野心、總是想要向前。一切都是瘋狂再瘋狂,但我們從未做出我們認為不對的事,而那是最重要的。」

堅定的銷售理念與家族事業

Advertisement - Continue Reading Below

多虧了Kering這家法國時尚集團的投資,Christopher Kane帶著全球性的願景,被Financial Times評選為「英國最具潛力的奢侈品品牌」。

對於做生意,Kane有著非常務實的理性態度。「我不是為了蒐集地上的塵土而設計衣服,因此商業便不是一個骯髒的詞。」

他形容Kering的大量銷售是一個「讓我們能繼續保有獨立的創意,而不用自己拿垃圾出去倒」的重要決策。而與新任執行長,曾幫Stella McCartney建立品牌的Sarah Crook合作,他堅定的專注於成長率。

一間七月上線的電子商店,和店面裡滿滿的商品都是證明:從蕾絲花紋運動褲到以安全扣設計著名的專利包款,各式樣的男裝和女裝系列,維持相同美感,但價格範圍可以從繡有黑色花紋圖樣的米白色毛衣(465歐元),到中間飾有橘白塑膠條的手織法國蕾絲無袖長禮服(2345歐元)。

許多Kane的作品都帶有甜美、刻意的挑逗意味,過往元素包括情色塗鴉、非主流藝術以及選美孩童。

關於他對花朵的喜好,他解釋影響來自於童年記憶:「長大的過程中常聽到我媽媽說:『把妳的鬱金香(tulip)蓋好』,而那是我們對陰道的稱呼,男生的性器官則是flower。」

在這些之中,還是有些品質極佳、相對嚴肅的裁縫線條,運用黑及海軍藍的色調。「我想要作品是具包容性的,」他表示,「我討厭這麼說,但我看到很多品牌的作品都有年齡限制我不想排除任何人!我是那麼有野心,以至於我想要成功並大賣。這就是一切的重點。」

(右)品牌總監Tammy Kane(左)代表Kering集團,現任品牌CEO的Sarah Crook

在如此急速的成功之外,Christopher Kane作為一個家族事業的價值仍舊存在。

除了姐姐Tammy(「如果有任何人膽敢她的壞話,我會殺了他們。她是很棒的企業家,我們爭吵,但她成就了好多。」),他最年長的姐姐Sandra,原本在療養院服務,現在主掌品牌的人事部門。

「我一直被家族中的女人們支持和啟發,」他說,「我被堅強有能力的女人們環繞;這是我其中一個銷售點。我的姊妹們、我媽媽、Donatella,我的導師Louise Wilson、我媽媽的姊妹們我享受被女人環繞,她們時常嚇壞我,而我也不想變成女性,但我喜歡為她們設計服裝,因為我愛她們。」

與情感緊密連結的創意

1982年出生於蘇格蘭格拉斯哥附近的小鎮,他是五個兄弟姐妹中最小的。身為製圖人的兒子,當他立志將創意作為志業,投身於無止盡的創作及想像,Kane轉向尋求母親的鼓勵。

熱門相關文章

「在那之後,我得到我想要的一切,」他回憶,「每個周末我都會得到一件Benneton的粉調毛衣和新的Versace牛仔褲。我簡直被寵壞了,不是不好的、貪婪、邪惡、可怕的那種寵壞,但我媽媽的確寵溺了我。」

Kane發現他需要作品集來申請他心中的夢幻學校Central Saint Martins,她又再次幫助了他。「以前我都把穿著胸罩和短褲的我媽作為素描用的人像模特兒。不然還有誰能讓我畫呢?」

繪畫從此成了他愛好的事,每一個系列他都畫了上百張的素描。「靈感隨時都會進到腦海,我總是在畫畫,有時候感覺像是一個詛咒。我很想強迫自己:不要在想像了!但事實上我真的為時尚而活。我的男朋友和朋友們也是。這不是可以逃脫的事。」

「我知道在更偉大的格局中這樣想有點悲傷,但我是如此在意服裝。他們就像我的自傳,我的人生。這裡,這些,就是我最熱愛的事。但我母親一年前的去世稍稍改變了我的這個觀點。」

那發生在2015年二月,悲傷而毫無預期。與當時是15年秋冬服裝秀的三天前,他正要開設他的倫敦店面。那一季,時裝秀的後台謝絕編輯們的採訪,但一切依然正常進行。

「還能用什麼方法向為品牌帶來那麼多幫助的人致敬呢?有點奇怪的是,我想這是我最感到驕傲的一件事。我們作出了如此完美的一場秀,而我根本不知道我們是如何辦到的。最原始的動物性直覺幫了忙,我想。很難受,但設計可以說是很好的療方,因為可以把一切一股腦地呈現出來。」

一生的啟蒙導師Louise Wilson

如果Kane的創作一直是從個人出發,那麼在他母親去世後的兩季可說是更加富足了這層感性面。

「創作讓你度過很多事情。」他同意地說。為了近期要上架的2016秋冬系列,他重返童年故鄉,專注於實踐「將平凡變的非凡」的想法,以及他對於流浪的著迷。

「這有點奇怪,因為如果我說這全是為了蘇格蘭這的確是!全都訴說著成長。不是要說會有瘋狂的人穿著格紋裙子到處走來走去,但永遠會回到我曾經看過或思考過的概念與景像。」

秀中模特兒們帶的塑膠雨帽,他解釋,來自他的Mary阿姨。「她總是帶著這樣的帽子,而我為此著迷。就是這麼簡單。

Saint Martins時我的導師Louise Wilson告訴我,『沒有壞的品味,只有不同的品味』,而我一直牢牢記著。」

如果Kane的生涯有所謂關鍵時刻,那就是了。一個內向嚴肅的Saint Martins學生,完全隔絕於參考其他同儕的設計風格品味,他完成了他的第一件洋裝一件緊身的裸色絲質襯衣使用一磅在Dalson street market買的蕾絲囤貨。

「那是我唯一可以負擔的材料,在要把它呈現給Louise看的時候,我害怕得要命,但她只是說,『太棒了。再去多做幾件。』

「現在想到那個時刻我還是會想哭,因為它讓我知道我不必跟其他人一樣。她把我的自我帶出來了。」

從那時候開始,Kane展開他精巧、美麗、快速成長的設計生涯,不受他人設下的潮流影響。他的眼光總是特例的獨到。

「在學校的時候,我這麼想:『好吧,你們這些混蛋們,我要展現給你們看。』對於那些陳腔濫調,那些事先設下的標準,決定什麼是對什麼是錯。我在當時就知道我可以做自己。」

誰可以要求更多呢?時尚界一向需要求新求變的影響力,而Christopher Kane便是這個世代最大膽、最成功的證明。

分享留言

More from Harper's BAZAAR Taiwan:
關於設計師
分享
重啟英倫高訂時代—Ralph & Russo夢幻傳奇
短短十年內,Tamara Ralph與Michael Russo將他們位於英國倫敦的小小訂製服工作室,轉變為全球矚目的重要品牌,深受各界名流以及皇室成員的喜愛。如今他們開始著手建構遍佈世界的精品店面,正式成為時尚界中勢力不容小覷的新潮流。
關於設計師
分享
成為老佛爺之前:時尚大帝Karl Lagerfeld的造型演進史
身著高領台白襯衫和深色西裝,搭上總會別上別針的領帶,皮手套與墨鏡幾乎從不離身,一頭白髮亦始終紮成低馬尾的樣子;這是深植於你我腦中的設計師Karl...
關於設計師
分享
好品味的代名詞,貼身一窺Tom Ford的一天日常
先後在Gucci、Yves Saint Laurent擔任創意總監,並於2006年創立個人品牌的Tom Ford,是許多人心目中的時尚指標。看看這位多才多藝的時尚設計師如何度過他的一天。
關於設計師
分享
Shao Yen X 初衣食午 穿梭二度與三度空間的解構美學
Shao Yen與初衣食午跨界合作,推出以太空時代及愛爾蘭傳統圖騰作為靈感的設計師限定系列,將無邊太空幻化成平面世界,將傳統圖騰抽離本體再重組,服裝就如設計師陳劭彥的實驗室,把玩不同材質拼湊各維度的想像。
關於設計師
分享
「平均時尚主義」陳鵬的無差別時尚哲學
在大眾用許多標籤定義美的時代下,設計師陳鵬用它獨特的見解,消除美醜間的界線,以突出的個人特點為美的宣言,打破分界中的藩籬轉換成平均的無差別思維。
關於設計師
分享
傳承65年的繽紛記憶,Angela Missoni回顧品牌傳奇
在設計師Angela Missoni帶著家族品牌邁入第20年之際,作家Joan Juliet Buck來到義大利與其對談過往經歷,以及對於家族歷史的緬懷。
關於設計師
分享
法國皮件設計師Jérôme Dreyfuss的一天
與同為設計師的妻子Isabel Marant育有一子的皮件設計師Jérôme Dreyfuss,獨家分享巴黎工作室的一天日常。
關於設計師
分享
那些Phoebe Philo為Céline留下的經典
在將近十年的光陰裡,Phoebe Philo將自己的當代哲學貫穿於Céline的五臟六腑,她為Céline鑄造出了獨立灑脫的骨幹、還有溫柔而堅毅的靈魂;她建立的Céline女性形象,不屬於過往任何範疇,卻活在每個女性心中。
關於設計師
分享
首例!CALVIN KLEIN即將再續Andy Warhol「不只有美麗」的美國夢
「他捕捉了美國印象的每一面,包括有時候較為陰暗的那些層面。」Raf Simons說。近日Calvin Klein宣布將與Andy Warhol基金會建立合作關係直到2020年,一起攜手完成當初兩人的真正美國夢約定,也以另一種方式延續他們之間的友誼。
關於設計師
分享
倫敦時髦家居,Racil Chalhoub繽紛設計人生
設計師Racil Chalhoub位於英國倫敦的公寓空間,如同她創造的服裝一般繽紛、多彩而耀眼。